我的前半生 – 第十三篇「前面舖的是甚麼路?」

  • By admin
  • November 9, 2015
  • Comments Off on 我的前半生 – 第十三篇「前面舖的是甚麼路?」

續上 …

Mr.B首次來港證明了甚麼叫「殘而不廢」, 經過兩星期的相處, 我們互有好感, 他回德州後和我日接夜的繼續通訊, 由於見過面增加了信心, 感情迅速增長, 我們已經不是十八廿二, 也都失過婚, 彼此若要認真找個伴就直接了當, 省得要轉彎抺角, 而為了親身體驗和輪椅人仕過日常生活, 有一天我試探他:「下次幾時再來香港? 不如到我家留宿吧, 免費! 條件是要請我食海鮮。」 B君聽了大喜, 知道我不但對他有意, 還主動邀請同居…一簷下? 立即安排在兩個月後再度訪港, 更買了機票打算在回Dallas時把我也帶回去過Thanksgiving, 說要讓我親身視察一下他在德州的生活並介紹家人給我認識, 免費旅行? Deal! 快快去辦理美國簽證, 一切準備就緒, 希望不要殺出另一個驚喜就好了。TAKE DOWN DOOR

他到埗後驚喜沒有, 郤有麻煩, 我家客房門窄了一吋輪椅入不了, 怎辦? 人急智生, 拿支鏍絲批加個鐵槌, bam bam bam bam, 起岀四口長釘, 整道門拆下, problem solved! B君感到不好意思之餘亦不得不佩服這五呎(都不夠)小女子的威力, 沒辦法, 當了單親媽媽十幾年, 除了水電, 家中事無大小均一手包辦, 還好拆門可以解決問題, 否則他可要睡沙發了。

如是者, 為期兩週的「同居」正式開始, 首先帶B先生熟悉一下周圍環境, McDonalds和KFC的位置對老外尤其重要, 接著教他用八達通, 識得”嘟”便路路通行, 萬事俱備, 三人如常過活, 日間我和女兒上班上學, B則留在家遙距工作, 晚間在家弄兩味港式住家菜, 到週末才開車四處去; 這次的近距離接觸, 讓我可貼身窺探Mr.B的自理能力, 結果是令我心悦誠服, 身體有障礙的他由起床至就寢, 整天的活動都無需任何協助, 幾天過去, 我放心把鑰匙交給他並傳授了幾句實用廣東話, 有天回家, 他竟然弄了晚餐給我們! 雖然只是三文治, 但知道材料是買自區外的商場就覺得很感動, B君這一招確實了得, 積分簿上又有進帳, 他還分享了以下趣事:

meeting granny話說我家樓下的海濱長廊經常有不少老人家散步, 單車、rollerskate均不准內進免生意外, 可是身為老外的B先生郤坐在輪椅上風馳電掣, 引起一位婆婆的注意, 大聲跟他打招呼:「鬼..佬…」, B一聽見「gwai lo」? It’s me! 即時say hi, 向她揮手後便一陣風般飄走了, 阿婆可能真的以為是見鬼; 到了商場要乘電梯, 由於人多, 他被擠得太入按不了掣, 有位大叔見狀指一指按鈕, 示意要幫忙, B很高興, 用剛學來的三腳貓廣東話說:「衫嬲。」大叔一聽就明, 立刻按「3」字, B看了道:「吾龜」, 此時大叔深信這鬼佬是懂粵語便逗他聊, 不斷指手劃腳, 間中拍拍輪椅又豎豎姆指, 說得興起郤只見老美在尷尬儍笑, 於是問他:「No chinese? Only English?」B先生點頭, 兩人跟住對望大笑, 電梯也到了三樓, 說過bye bye便去買菜。

十幾天很快過去, 當B先生剛適應香港的家庭生活, 又是時候要離開, 臨走前一晚, 我們到鄰座好友家吃飯, 記得我的紅顏知己阿月嗎? 她是我女兒的契媽, 會在我去德州時關照乾女, 她見我獨身多時, 今次跟老外出埠一定是談婚論嫁, 晚飯後飲了兩杯, 膽粗粗的忽然問B:「Will you marry her?」我還未反應過來, B君已淡定地回答:「Maybe.」阿月不滿:「Only maybe?」他沒被嚇倒:「Maybe.」我對著他們沒好氣, 這樣maybe下去沒完沒了, 於是打斷他們的話柄, 說要回家作最後打點, 這餞行宴才告一段落。

其實那夜我緊張得不能入睡, 當日B先生要訪港, 他家人全部反對, 最後並弄得不歡而散, 幾個月過去, 這on-line dating交回來的可疑女友已經踏足德州? 每個人都在拭目以待, 他們的心情是可以理解, 易地而處的話我可能也有同樣反應, 所以今次見面, 我要?量取得好印象, 為香港爭光(講笑), 是為B爭口氣才真, 但怎樣才可以做到討好別人而不淪為一個馬屁精? 之前曾經被嫌棄是單親媽媽, 外國人想法是否都一樣? 加上自己學歷低, 若英文不夠應付時又怎辦?  越想越複雜, 越想越怕… Mr. B終於看不過眼對我說:「Don’t overthink, just be yourself,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他說得對, 從來「膽生毛」的我為何變得杞人憂天? 就當去見識一下, 做回自己, 交些新朋友, 餘下的交由上天安排吧, 想通了, 人也輕鬆得多, 反而很期待這趟美國之旅。

first trip to texas由香港去德州, 連轉機要廿多小時, 到了DFW Airport上空, 眼前所見是一望無際像格子陣的房屋, 沒有太多高樓大厦, 更看不見任何山脈, 感覺上完全是另一個世界, 不太真實, 當飛機徐徐下降, 至在跑道上滑行發出隆隆聲響時我才醒覺過來:「到了, 我是真的在美國了!」

這次來德州可能純綷是增廣見聞, 也有可能會改寫我的人生, 究竟前面舖的是甚麼路? 就見步行步好了。

「我的前半生」… 續

arriving texas

Categories: 我的前半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