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裏的華人

  • By admin
  • February 14, 2014
  • Comments Off on 在這裏的華人

chinese treats chinese初到德州時, 這裏亞洲人之多真的出乎我意料之外, 起碼數到有韓國人、越南人、中國人、台灣人和香港人等等, 以我所見, 在這裏的上一代華人, 多數是早期移民或做生意的, 他們的子女很多都是 ABC (American Born Chinese), 就算在家中能說一些中文, 其他方面都已經很洋化, 加上有很多亞裔年輕人喜歡來 Texas 讀大學, 所以黃皮膚到處可見。

我身邊的唐人不多, 首個香港人都是在餐㕔因搭訕而認識的, 沒騙你, 我臉皮夠厚, 那天聽到她在鄰枱大聲講電話, 說的全是很地道的港式廣東話, 收線後便跟她聊起來, 他鄉遇故知, 很容易便可以打開話匣子; 而經由她, 我也認識了多些香港人; 但可能Dallas(達拉斯)並非移民熱點, 香港人較少, 反而來自中國及台灣的較多, 如何去分辨中、港、台同胞? 我有自己的一套: 如果會說流利廣東話的, 可能是中國人或是香港人; 如果會說流利國語的, 可能是中國人或台灣人; 如是者, 能說流利國、粵語的, 通常都是國內來的; 這方法準不準? 都有六、七成啦! 畢竟能操不同語言的人多的是, 這只不過是我在平時 people watch 得來的結果, 真的想知的話, 直接問好了。

我曾在 gym 分別被三個女仕問過:「Where do you come from ?」, 第一個是台灣人, 閒談幾句後就問我有否上班, 原來她是 Nu Skin 的推銷員想招攬下線, 這個在香港浮沉了多年的牌子, 德州現在都還有 “黨員”, 佩服佩服, 但 sorry, 無興趣; 第二位是越南人, 得悉我不是同鄉, 她的英文亦說得頗吃力, 我們聊不了幾句便說再見; 最後的一位又是台灣人, 當她一知道我是香港人後, 似乎有點失望, 寒喧幾句後便返回她那「四朵金花」般的台灣舞蹈組那邊大講閩南語。

其實大家活在同一個社區, 也沒必要去分語言種族, 惟我察覺到一個怪現象, 就是在這裏工作的唐人, 他們對說英語的亞洲人, 招呼似乎好一點,  這個是我的親身經歷: 話說有朝早我去亞洲超市買早點, 那裏工作的四位唐人女工, 不理越來越多人排長龍等買食物, 只顧埋首將油炸鬼逐一打包, 我相信應該是之前有一張大單吧, 但四個人之中, 是否起碼可以撥一位出來應付在堆積的人龍呢? 排在首位的是一個中國婆婆及手拖的孫子, 見她一臉無奈, 我排第二, 便挺身而出, 禮貌地 (我重申, 是很有禮貌地) 對那位就站在我們面前的阿姐說:「唔該, 唔該!」(我是常客, 知道她會說流利廣東話及國語=70%是國內人), 阿姐望一望那婆婆, 以為是她在叫, 然後郤好像什麼也沒聽見地繼續包她的油炸鬼, 我有點火, 但再試一次吧, 今次大聲一點:「阿姐, 唔該, 唔該!」, 她還是低頭不回應, 我於是轉用英文:「Excuse me, we’re ready to order!」, 就這樣, 同一位阿姐就立刻走過來問我:「Yes, what you like?」我指一指前面說:「She’s here first.」她瞄一瞄後粗聲粗氣地嚷:「阿婆, 要咩呀?」I was like, wtf? 回去跟一個 ABC 同事談起, 她也說有一次在國內 Trade Show 問價, 用普通話對答時得到的報價奇高, 但當她轉用英文後, 問來的價錢就合理得多了, 那些推銷員會先問她會否說中文, 我同事便扮作會聽不會講, 跟住就會得到很好的招待, 你說是否很奇怪? 那是什麼心態? 我不明白, 請問你明嗎?

Categories: 生活在美國, 雜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