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半生 – 第十篇【Team Work】

  • By admin
  • June 21, 2016
  • Comments Off on 我的下半生 – 第十篇【Team Work】

續上 …

近兩月沒接寫《我的下半生》是因為我正活在其中, 每日在Facebook分享德州生活點滴的同時, 這裏則是用來談心底話的地方, 如果你一直有棒場, 應該知道我是樂觀派, 可是今次寫的這篇郤比較無奈, 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下意識地一拖再拖 …

本文是有關老爺(公公)的, 自從婆婆瑪利過身之後他成了鰥夫, 獨居初期還算ok, 因為健康情況尚好, 雖然要接受沒老伴的孤單, 但仍然可以照顧自己的起居, 加上有住在德州的三子女輪流探望, 可說一切正常。

不得不提的, 是妹妹T滿有孝心, 對老父很緊張, 不肯讓其他人插手照顧, 任何人約會過PaPa, 也要被她“好意盤問”一番, 記得有一次B忙於工作, 只有我和公公外吃, 他挑了中式自助午餐, 媳婦當然say yes, 而為了不想PaPa起坐太多, 我會先行一圈, 將食物拍成短片, 他看完只要:「I want this this this and that …」, 我便照單奉上, 又好玩又可以get the job done, 公媳倆也覺得很過癮, 誰知T得悉後不高興, 即晚致電來說我不應該帶他吃buffet, 原因是blah blah blah & blah, 被“温馨提示”過後, 感覺不太好受, 然而為了免生磨擦, 港女只以yes, yes, yes來回應便算。

T有極強的控制慾, 在這裏曾經提及, 而我亦是有主見的人, 若硬碰起來一定沒好收場, 就由她吧! 連初歸新抱都懂鑑貌辨色, 家中各人經過多年訓練, 都比我清楚, 都會遷就她, 當她要一手包辦父親的起居、覆診及膳食等等時, 旁人那敢過問? 就乖乖由她掌權好了, 況且PaPa也樂於如VIP般被重視, 如斯的近身服侍需要大量精神時間,  尤其T有工作在身, 要兩邊兼顧實在不易, 日子久了, 身心開始勞累, 開始有怨言, 惟爸爸已被寵慣, 一日不見女兒便不斷發出「奪命追魂call」, 「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沒發言權的我們只能䄂手旁觀, 做回本份就是了。

半年過去, 公公因心臟問題引致腳腫, 行動越來越困難, 試過有幾次在家跣倒站不起來, 要由住得最近的T飛車去參扶, 無論是半夜或凌晨, 總之要隨傳隨到, 24小時on-call, T見事態不妙, 終於獨撐不住, 向B求救。

其實以大哥為首的B家四兄弟姊妹, 當中兩位是身體有障礙的, 包括Mr.B及二姐=我的親家, 她因為有MS(Multiple sclerosis多發性硬化症)要坐輪椅, 所以在家事方面實在幫不上忙, 大哥又住外州, 剩下B和T, 兩兄妹決定坐下來商討對策, 當日我也在場。

B和我建議: 一如瑪利的遺願, 替PaPa找Assisted Living吧, 她臨終前急切地物色護老院, 就是希望丈夫能夠獲得全面照料, 既然負擔得起, 一於行這條路。

T回覆: NO!

B和我再建議: 那就請鐘點女傭, 每天有人上門打點一下, 起碼能減輕T的負擔。

T回覆: NO!

那T有何建議? 答案是NO! 無建議! 見面的真正目的, 一如以往, 只是要我們當聽眾, 今次要聽的, 是她付出有幾多, 犧牲有多大, 吐過苦水, 這家庭會議的結論, 是有開等如沒開, 講完。

如是者, 舊戲繼續上演, 不同的, 是T漸漸抽身, 由每天向父親報到, 減至兩三天一次, 就算他再跣倒, T會代打911, 那些消防員去PaPa家去得多, 熟稔到知道門鎖密碼, 以便下次拯救, 其中一位更忍不住要問這可憐的獨居老人是否被子女遺棄。😔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不能盡怪妹妹T, 她原意是好, 只錯在不肯跟家人合作, 要對付這頑固又多心思的爸爸, 非一人之力可行, 何出此言? 請讓我一一道來。

瑪利在生時照顧得丈夫無微不至, PaPa人前人後笑口常開, 顯得平易近人, 某日, 不知婆婆因何事故有點不開心, 從來沒半句怨言的她憂憂地對我說:「He’s not that charming …」, 似乎是被老伴氣倒了, 那是我唯一一次聽到出自瑪利口中的負面說話, 莫非有甚麼難言之隱? 自從她在兩年多前離世, 接觸多了, 我們才逐漸清楚PaPa的真性情, 包括老人家們的通病: 多疑、不接受新轉變或把死神掛口邊等等, 如果你家有一老, 應該明白我所指為何, 不明白的, 可見以下例子:

多疑:

  • 昨天某某來過我家, 枱上的錢少了。
  • 某某替我修完電腦現在所有戶口都不能登入了。

不接受新轉變:

  • 買了新laptop不想用郤依然眷戀那很貴買回來, 用Windows95的一台。
  • 同一個電視網絡供應商用久了, 就算加價不合理都不會轉。

死神掛口邊:

  • 味覺一天不如一天, 我就要死了。
  • 你們要多見我, 我就要死了

以上的老人專利, 我們不會跟他計較, PaPa多了的是「口花」和喜歡「搞事」, 有一次外吃, 他跟那外貌娟好的侍應小姐說:「You are very pretty, look like the one I kidnapped years ago …」; 另一次:「Is that your co-worker? She just talked shit about you …」, 這些老頑童行逕令人側目, 我們見得多了, 已學懂怎樣替他打圓場, 在不斷向人說sorry的同時, 他郤繼續玩這個恃老賣老的遊戲。(儍眼)

好了好了, 越說越遠, 言歸正傳, 由於T疏遠父親, PaPa知道是時候轉移目標, 於是向B入手, 我們早知他會有此一著, 兩公婆已有共識, 直接提出四個方案:

1: 搬來同住, 方便照顧

2: 搬來隔鄰單位, 方便照顧

3: 入住Assisted Living

4: 請鐘點工人

我們能力範圍內的都全列了出來, 可惜PaPa不為所動,  他說不會搬, 不信任陌生人入屋打掃或煮食, 還說了一大堆:「You don’t love me anymore …」「Guess I’m all by my own now …」等等氣頭上的話, 最後弄至不歡而散。

太上老君很難討好, 想有人照顧郤極為挑剔, B和T都拿爸爸沒法, 現在是見步行步, 只要不是太過份的要求, 他們都會盡量滿足, 三姐弟經常被指到團團轉, 直至有一日PaPa清晨六點鐘打來要我開車過去替他到信箱取件入屋之後, (信箱在幾十步的屋外, 公公因腳痛不想用walker出外取信, 而我開車來回需要一小時), Mr.B決定睡前關手機 …

老人家喜歡被關心, 喜歡被聆聽的心態不難明白, 在美國這個主張家庭獨立的國家, 我其實覺得子女們對公公已算不錯, 能做的已經做了, 只是不合他心意, 見到B先生氣餒, 我也很心痛, 唯有提醒老公: 侍奉頑父不易為也要為, 別讓自己日後有機會後悔, 老婆我會不斷為他打氣, 做他的啦啦隊, it’s called team work!

team work

我的下半生 … 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