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半生 – 第四篇【講交友, 講工作】

  • By admin
  • January 20, 2016
  • Comments Off on 我的下半生 – 第四篇【講交友, 講工作】

續上 …

新生活上了軌道, 是時候要擴濶生活圏子, Dallas不是移民熱點, 亞洲人是有, 但香港人不多, 之前寫過這篇《這裏的華人》分享有關感想, 有空請去看看。

經朋友介紹, 我曾經在附近一間香港人辦的中文學校當義務助教, 見過不少家長每週末帶他們的ABC(American Born Chinese)孩子來學中文, 父母不忘本, 希望傳承中華文化的的苦心不難明白, 可惜身在美國, 母語是英文, 小朋友只有在家中練習廣東話的機會, 要學得好實在不易, 年紀小還會任人擺佈, 到了十幾歲就懂得問”why”? 我首年教那班三、五歲的BB, 他們很cute很用心, 當是一個課外活動來玩玩, 學的教的都開心; 第二年教的一班準teenagers, 其中幾個無心上堂又經常欠交, 你不厭其煩用心教, 他滿臉不屑嘴藐藐, 一聲”I don’t care!”便伏在桌上裝聾, 如果是我女兒早已被虎媽嚴懲, ughhh, 沒錢賺還要為頑童動氣? 學期完畢一於「拒絶再玩」。

hiring ad義工做過, 女兒考到車牌又不用再管接送, 忙慣的我決定去找半天兼職, 對老外市場一無所知, 穩陣些找回會計老本行, 不知是學歷低還是種族問題, 發出去的應徵信沒有一間美國公司回應, 唯有向華人著手, 上網在達拉斯時報瀏覽一下, 唐人招?的文職工種, 普遍要求只是中英文流利及懂電腦, 老娘外表精伶、口甜舌滑, 面試過的公司都肯請我, 而只要時間適合, 地點又近的我便會一試, 直至2014年底, 一共見過五份工, 但只做了三份, 詳情如下:

第一份:
兼職會計
〔健康食品〕
中國及越南籍的老闆公婆在閙離婚,
兩人互相憎恨, 連話也不會跟對方說,
夾在他們中間做事憑代傳字條, 常常要聽女的說男的不是,
內容十分私人, 無論真假亦不應在辦公室廣播, 非常無品,
更看不過眼的, 是老闆娘不時欺負該名西班牙籍的小文員,
她是單親媽媽, 很需要那份工,
經常被挑剔的不是工作表現, 而是胸大!
胸大得她穿甚麼密實恤?都依然顯眼, 但有錯嗎?
每隔兩天便被捉去問話, 叫她要檢點,
有一次哭著出來說以後不可穿白色,
我看得咬牙切齒, 進去扮白癡問女波士:
「是否全公司都不能穿白色了? 是有制服提供吧? 」
她面有難色, 知道我是找麻煩便說西女誤會了,
此事發生後不久, 波士要把我的工作由午調早,
為的可能是要剷除這口眼中釘, 時間不合, 惟有說拜拜,
只可憐單親小文員, 後來知道她終於轉了工, 真.高興!
第二份:
兼職會計
〔電話機殼〕
中國籍的小伙子, 滿有生意頭腦, 電話機殼平造貴賣,
可是公司運作神秘, 文件製法刁鑽, 產品交收又鬼祟,
身為會計的我覺得自己在做非法勾當, 很有罪惡感,
加上公司規模小, 一星期才有人清潔一次,
那極度骯髒的廁所, 經常有血漬及屎漬, 救命啊~~~
還是趁未被FBI或環保署查封前辭工好了。
第三份:
辦公室助理
〔律師行〕
這份工見成了郤選擇不做, 原意去應徵做文職,
聽完工作性質後完全是另一回事,
話說面試的是位說得一口流利國語的老外律師,
他專門處理交通意外傷亡賠償的官司,
當傷者要接受物理治療時會claim保險,
若診所或保險公司可以游說當事人對意外提出訴訟,
對律師行便是一盤大生意, 於是就衍生了這個職位,
所謂助理, 實則是上門打關係, 我問他如何打?
「很容易, 不時買些菓籃西餅gift card, 禮送得多, 人家自然會被打動,
我們有不少target partners都是亞洲人, 你看來十分outgoing,
是適合的人選, 除了底薪外, 如果我們跟伙伴掛鈎成功,
拆賬後會分一個百份比給你。」
哎吔吔, 光是聽都覺得複雜, 簡單講這份工好聽是「行街」抓生意,
難聽的是收買及行賄, 總之很黑暗就是了,
我沒有即時推辭, 只回家後寫個電郵說no便算, 真是大開眼界。
第四份:
私人助理
〔?公司〕
是次遭遇有點詭異, 現在還有命寫blog都算好彩!
這份工在中文報紙用英文刋登, 我跟對方電郵過幾趟才被約見,
面試當日來到這座獨立厰房, 奇怪的是整幢大廈好像是空置的,
正門上了鎖, 按鈴沒人應, 正要離開之際, 一輛黃色法拉利駛至,
跳下車的是個西裝畢挺的亞洲男人:「對不起, 來遲了, 我就是Thomas。」
握過手後, 他拿出鎖匙開大門, 我有點猶疑但仍跟了進去,
那才發現內裏雖然有辦公室設備, 郤一個人也沒有,
很想掉頭走又覺得不好意思, 在會議室坐下後,
該名原來是老闆的香港人解釋如何剛賣了厰房, 要將公司縮小,
想招攬一隊新team來重組公司, blah blah blah…
面對空厰我已經沒心情去聽有關細節,
只懂得盤算著萬一有狀況時怎樣逃走, 對方見本小姐無心戀戰,
長話短說後便以趕時間為理由, 領我離開這鬼地方,
直至今時今日, 我都不知那位Thomas葫蘆裡賣的是甚麼藥,
這樣的interview也太嚇人了吧,「膽生毛」的我見勢色不對其實應該立刻離開,
告誡各位入世未深的求職人仕要提高警覺, 慶幸我遇到的只是怪事而不是壞事,
否則真的是老貓燒鬚…
最後一份:
兼職文員
〔飾物店〕
這間由一對中國夫婦開設的公司,
女老闆聰明能幹, 人很温馴, 跟員工不分上下打成一片, 更把我當朋友般看待,
男的剛好相反, 睪丸素過剩, 愛擺老闆架子, 在他眼中所有女人都是無知婦孺,
而為了滿足他的大男人獸性, 請的只是雌性動物, 以為可以任其魚肉,
要我跟這自大狂共事簡直是無可能, 還好他另外有份正職是當個IT小職員,
只在午飯時回來折磨一下下屬及老婆, 將受了的寃屈氣發洩在眾人身上便會走,
反正無人會反抗, 那一小時就是他用來減壓的happy hour,
我討厭他目中無人, 只要聽聽以下由他那臭口吐出來的不屑說話你也會認同:臭口男:「唔係嘛? 教咁多次都唔識? 你點學嘢㗎?」
(實際是初用軟件, 他也只懂皮毛)臭口男:「你們這些台灣人, 都不知怎做事…」
(那你這條中國臭口男又知否怎做人?)

臭口男:「果啲大學畢業生, 英文grammar差到笑死人, 唔知點讀書…」
(My company and I後面用am的又是否讀屎片?)

臭口男:「我做慣大公司, 有咩唔識? 有咩未見過? 你哋全部要聽我講…」
(請問有否見過大蛇疴尿? 大牛痾屎? 或者大笨象撩鼻屎?)

〈please excuse my language〉身為「前港虎」,
我對住這個狗眼看人低的賤男, 火山爆發是遲早的事,
唯一要讚的, 是他有先見之明, 知道此男人婆不好惹, 通常都不會向我噴臭氣,
直至有一次, 他們?了一個馬屁精, 在短時間內將公司機密告知,
怎料馬小姐原來有私心要另起爐灶, 露出馬腳之後即時被炒,
反賊心有不甘, 向有關部門投訴被無理解僱, 嚇得兩老闆屎滾尿流,
在「大公司」任職的那位忽然男律師上身, 出了一份三頁紙的英文合約要各員工簽,
他們被人告, 關咱們屁事? 各位女同事即使看不明亦匆匆簽字, 唯獨老娘不肯就範,
臭口男急起上來:「你以為好簡單? 唔簽會好大件事! 」
吓? 我堂堂正正來上班, 做了幾年現在才被迫簽這份鬼合約, 不簽會出事?
這是甚麼邏輯? 我是否被恐嚇? 反完白眼跟他說:「我係唔簽咁點吖?」
從來無人敢駁嘴, 他滿臉通紅:「人哋揾到你就知味道!」然後龜縮回大班房,
這時全公司鴉鵲無聲, 老闆娘低頭不語,
我跟她說:「既然唔簽會出事, 你等風聲無咁緊先揾我吧。」講完便走。
如是者, 我在德州的兼職生涯正式告一段落。

別以為我是「賺錢買花戴」才諸多挑剔, 做人是應該有原則, 不過有了Mr.B做後盾確實令我可以容易些say no, 若是在香港, 只要不太苛刻, 能保住飯碗的都要頂硬上, 然而人始終有死穴, 被刺中了我還是不會妥協。

本姑雖然性格衝動, 不過凡事都會自我檢討, 看過以上種種, 發覺只要能操母語的地方, 我巴辣的性格還是很容易會冒出來, 換了說的是英語, 聽得明都不夠詞彙跟人拼, 自覺不如的時候便不會張牙舞爪, 人亦因而變得謙遜一點, 原來嫁給鬼佬、搬來外國才是收服這惡女的絶招, 為他人著想, 我還是提早退休便天下太平。?

話說回來, 要擴濶生活圈子, 通常是在工作地方認識新朋友, 我做的工不多, 香港朋友只有一兩個, 老美朋友更是零, 不知是溝通問題還是文化不同, 他們給我的印象是很’假’, 尤其當知道我是由香港嫁過來, 那鄙視的眼光更加不難察覺, 是我敏感還是真有其事? 留待下回再續。

我的下半生 … 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