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人知的旅行事件簿

  • By admin
  • February 5, 2016
  • Comments Off on 不為人知的旅行事件簿

剛由road trip回來, 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和Mr.B旅遊時某些細節, 體健的各位看完的反應可能是:「噢 … 原來係咁, 唔講真係唔知 …」。

從過往文章中, 你們經常讀到我如何欣賞老公的獨立, 作為輪椅漢, 他那種排除萬難的精神確是很值得學習, 然而腿廢是事實, 說他上山下海、樣樣皆能只是自欺欺人, 只要能樂觀面對, 旅行仍是一件賞心樂事

就以最近的兩次旅程為例:  (西雅圖&温哥華 |  Austin & Galveston)

<坐飛機>

AISLE CHAIR我和Mr.B要預早在閘口等候, 上機前由工作人員拿來那窄窄的aisle chair, 椅過椅之後, 輪椅寄艙, B則會被五花大綁, (若戴上面罩就會像”沉默的羔羊”中的Anthony Hopkins), 然後如運貨般把他推進機艙 , 航空公司通常會安排位置濶一些的bulkhead seat及近路邊的座位給我們, 試過有幾次坐不到前排, 窗口位的乘客要去洗手間, 我站起來讓他過, 但見B只坐着不動, 尿急的那位一臉不滿, 正要開口駡人之際我便會解釋:「對不起, 他雙腿不能站立, 請原諒。」對方這時才恍然大悟, 不好意思地側身或跨腳而過, B先生多年來已習慣了其他人的奇異眼光, 能夠處之泰然, 反而是老娘間中會想發火, 因為B不是amputee(被截肢者), 人家見他有手有腳會懷疑是否在玩把戲, 這就是我生氣的原因, 誰會好人好姐扮殘廢? 但又怎可以怪一個互不相識的陌生人? 不知者不罪啊! 久而久之, 連我也習慣了別人的嘴臉, 只當時運高, 看不見便算。

如是者, 每次我們要飛的話, 必定是最先上機最後落機, 是訓練耐性的好機會。bulkhead seat
另外如果你在機上見到有人用毛毯把自己蓋住, 下身似乎有些動作, 不要有歪念, 那可能是Mr.B, 試想想, 若他要去尿尿將要麻煩多少人? 又會有幾多好奇的觀眾? 短途機還可以忍, 長途機的話, 他會待乘客熄燈睡了才在自製帳篷下解決, 情況跟開長途車時男人在膠樽中小解無異, 換了要大解則避無可避要勞師動眾, 所以B先生每次都空肚飛, 旅途中亦會小心飲食, 不能隨便把地道食品放入口, 對於控制消化系統, 他有幾十年豐富經驗, 是一名專家, 十分有節制。

作為一個旅人, 出外渡假大飲大食很普遍, 誰又會想到對某些人來說, 吃吃喝喝竟然是奢侈品? 現在知多了, 我們又豈能不為擁有的去多感恩?

<自駕遊>

有了這個方便的手提hand control, 甚麼車B先生都開得到, 那當然不要租一輛18 wheeler啦, 太高可爬不上啊! 😅
hand control demo

<住酒店, 住樹屋, 住渡假村>

在美國預訂為傷健人仕而設的”Accessible Room”並不困難, 只是這類房間往往沒有最佳景觀, Mr.B不甘為此而妥協, 多數刻意不提, 唯一碰釘的可能是浴室門太窄輪椅入不了, 那我們就要出絶招: 拆掉一輪, 以單輪平衡進入wheelchair lift for pool後才裝回, 像玩特技一般, 是否抵讚? 請以掌聲鼓勵!!! 👏

鼓掌過後, 來點噓聲, 是給Seattle這酒店的泳池設施, hot tub旁的升降椅在半途無電, B先生「半天吊」, 要勞動維修人員來換上新電池才恢復運作, 旅途偶爾遇到的小難題, 解決過後現在又一笑置之。

噓聲完畢, 來點讚美, 是給Austin這酒店的前臺職員, 當知道老美的情況便自動upgrade他到村內最寬濶最好位置的房間, 令我們享受到夕陽醉了, 落霞醉了, 任誰都掩飾不了的美景, thank you~

<過吊橋>

04a.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01a雖然在ADA(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監管之下, 每項建築均需要兼顧到傷健人仕, 但為了個人安全, 有些設施是禁止輪椅使用, 在温哥華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 Park的吊橋便是其中之一, 作為賢妻(嘔), 就算B先生上不到橋, 我也希望他能從另一角度去感受箇中樂趣, 於是不理畏高, 腳震震也「頂硬上」, 一邊過橋一邊拍短片, 事後播給他看當是有份參與, problem solved!

別以為我很偉大, 其實老娘肯拍心口為B先生做的事情在結了婚、米已成炊後經已大打折扣, 想當日還在香港拍拖時, 我曾經在海洋公園, 冒住會嚇到心臟病發的生命危險, 自動請纓玩跳樓機給他看, 可見愛情的威力有多大! 幸好B當時也為了討好我而拒絶了:「I know you’re scared of height, no need to do it just for me.」Awwww, 真體貼 … 多年後的今天? 在Kemah boardwalk遊樂場, 同樣是B先生:「Will you ride this Drop Zone for me?」同樣是前港虎:「Darling, of course not, we’re married. Honeymoon is over. 」然後對望大笑。😁
b fixing to cross bridge
言歸正傳, 「此橋不留人, 自有留人橋」! 來到Sea to Sky Gondola, 這裏的吊橋竟然沒有輪椅限制! 可是問題來了, 橋呈U型, 當B遛到中心點, 必須要有助力才會攀得上最後一段, 至於本姑? 能自己過到這條搖搖晃晃的吊橋而不撒尿已經要還神, 我愛老公, 但今次真的愛莫能助, 正在望橋輕嘆之際, 一對夫婦毛遂自薦, 不單只幫Mr.B成功過渡, 還留下等我們回程再推一次, 美國人的互助精神實在可嘉, 亦因此, 老公有機會一嚐人生首次(極可能是最後一次)過吊橋的滋味, good couple who helps我們事後回顧:「B, how did you feel when crossing the bridge? I had jelly legs …」他老實回答:「It was a once-in-a-lifetime experience. I had jelly arms too …」可惜過橋時我顧得腳軟已顧不得攝錄, 再說也不好意思在人家幫忙推輪椅時在舉機拍片吧! 最重要的, 是這個珍貴經歴從此便留在我們兩公婆腦海, 隨時回味得到, 要再感激陌生夫婦的仗義相助, 好人好事又見一宗。

<講上山>

曾經指出輪椅死敵是樓梯, 那斜路是否完全ok呢? 答案是“Yes and No”,
“Yes” – 當路是硬水泥, 上下坡都不難征服, 最多在上斜時在後面推一推便成。
“No” – 當路是凹凸不平或多尖石, 顛簸事小, 爆呔事大, 試過有傷健朋友因為沒有帶後備裝置, 攀山時輪椅一反, 不只膠呔割破, 連鐵框也扭至變形, 無計可施之下要打911求救。

輪椅spare parts佔的空間不少, 出門鮮有携帶, 所以B先生旅行時盡量避免犯險, 只是有時興之所至, 為了活在當下, 他仍是會豁出去, 玩了再算, 看看這段短片, 他weeeeeeee得過癮, 我郤擔心他會衝落山!

<講下海>

其實除了樓梯, 我應該說沙灘也是一個大障礙, 因為當沙是又鬆又乾時, 輪椅寸步難推, 若是較平實的話還可以勉強慢遛, 全濕的就一定不可, 輪呔會仿如在浮泥中不斷下陷… 但不要緊! 只要將海邊踏浪的任務交由服務犬Mojo擔當便皆大歡喜, problem solved … again!

就以上所見, 我們旅行時雖然會因種種難題而要犧牲某些樂趣, 但若果我要為Mr.B的體能限制去發牢騷, 那他也應要為我的臭脾氣來個大控訴, 試問誰人是完美? 又那人沒缺點? 決定再婚, 戴上那隻結婚介指便是一生的承諾, 愛是恆久忍耐, 凡事包容, 不計較, 這個漫長的課題, 我們還在一起學習中, 共勉之。

 

 

 

 

 

Categories: 生活在美國, 雜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