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及時

  • By admin
  • February 18, 2016
  • Comments Off on 愛要及時

老娘在Throwback Thursday霎時感性。

>> 憶媽媽

with dad and mom雖然出生於山頭木屋區, 但媽媽對我管教甚嚴, 人家村童通街走, 我則只可留在家, 還好她有個弱點, 就是在打麻雀時會用足全副精神, 令我可以乘虛而入:「媽, 可否到鄰居家玩?」「去吧去吧, 我打完牌前一定要回來。」於是起碼有幾小時的自由; 到踏入青春期, 人開始反叛, 越不准做的越想做, 中二那年跟班中男同學來往密了被媽發覺, 她教訓我時怒得昏了過去, 那天晚上我戰戰兢兢來到她床邊:「媽, 我知錯了, 以後也不會再犯, 你原諒我吧。」母女雖無隔夜仇, 但之後管束加倍, 嚴重到一個地步是令我有點恨她, 恨她太多制肘, 恨她的控制慾, 至她突然因急病去世(詳情在此有提及), 我竟然也不太傷感, 記得中四入學典禮, 同學們的爸媽都出席, 我只得自己, 老師感到奇怪:「XXX, 你家長呢?」我毫無感情地答:「媽媽死了, 爸要上班。」

於是, 在無王管之下, 中學草草讀過, 出社會做事、犯錯跌倒至決定早婚, 這些人生經歷全都沒一個媽媽在旁, 直至女兒出世之後才慢慢了解母親不易為,  到想有個媽來給我愛, 來給我回饋已經太遲, 「子欲養而親不在」的味道原來很苦, 希望你永遠沒有機會嚐。

>> 憶爸爸

with dad and daughter爸爸脾氣剛烈暴燥很「牛精」, 籍貫海豐的他常以「天上雷公地下海陸豐」自居, 由於不多言又早出晚歸, 我和他感情不但不深, 更可算是聽而生畏, 媽還在生時是我們溝通的橋樑, 媽死後只剩下父女倆相依為命, 一個忽然喪偶的鰥夫帶着一個十多歲的叛逆少女, 關係是不難想像的差, 曾經有一段頗長的灰暗期, 亦試過被他拿刀追趕(在這篇有寫過), 然而我是獨女, 無論如何都一定要照顧這唯一的親人, 堅持要跟他住, 因此由結婚、生女、離婚直至在單親路上不斷受挫折他都在場, 若果有選擇, 我寧願不用爸爸看着我行這條顛簸的人生路 …

我們父女雖然緣淺, 沒太多交流, 但我也很感激父親在退休後替我帶孩子, 任何時候只要在能力範圍內, 我也盡力確保他可以安享晚年, 欠的只是親口向爸爸說句多謝, 更加不會間中來個擁抱, 以為大家心照就好, 跟他相處的幾十年, 甜言沒有, 口角反而發生過幾次, 為的可以是很小事:

  • 女兒出世之後, BB床放在主人房, 門郤不能上鎖, 因為老父半夜睡不著會來看孫女, 試過有一次因房事後忘了解鎖, 公公入不了房, 翌日大發雷霆, 說甚麼不讓公愛孫, 於是跟他吵了。
  • 離婚後認識了一個男友帶回家, 老父看不順眼, 當面駡人是垃圾, 太失禮, 於是跟他吵了。
  • 單親時, 老父一意孤行要申請大陸的男親戚來港住在我們家, 我不同意, 於是跟他吵了。

說老父脾氣差, 其實我也深得真傳, 吵架傷和氣, 我們又鮮有溝通, 同居一簷下, 面和心不和是很可惜的事, 「心病還需心藥醫」, 有一次小妹鼓起勇氣, 敲門入老父房, 坐下來, 跟他說:「老豆, 你經常對我黑臉, 是否生我的氣, 開心見成講吧。」從未試過平心靜氣傾談, 被突如其來的一問, 他有點愕然, 兩秒後才道:「你是否把我那張紅色毛毯掉了?」今次愕然的是我, 雖知老人家愛收藏舊物, 但由木屋搬上樓時棄掉的東西太多, 真的記不起:「可能是, 很重要嗎?」父親不滿:「那是……」甚麼典故我已忘記, 總之應該留住就是了, 錯要認, 打要企定, 於是再難也吐出了這三個字:「對不起。」他繼續:「你買樓時問我借的首期何時才能付清?」那時身兼三職的我銀根確很緊絀, 未有如數歸還是事實:「我不知你等錢用, 所以把錢先用在其他地方, 下月起分期把結餘還給你吧。」老父反駁:「我不等錢用, 但有借有還啊!」他說得對, 我之後亦清了債, 這一次交談是有短期的釋懷作用, 然而一個人開心與否不能完全歸咎外圍因素, 爸爸孤僻的性格已生成, 若凡事總看不開的話, 當女兒可做的亦有限, 況且要忙着找吃持家, 實難兼顧太多。

怎料就是這個「忙」字, 為今天的我帶來了一生的遺憾 …

父親十多歲開始吸煙, 至八十出頭還是煙不離手, 結果得了肺氣腫, 因為咳嗽氣喘要入急症室是家常便飯, 有時要留醫, 有時吸氧後可離去, 花三、五個鐘頭是等閒事, 後來在家添置了氧氣機, 入院次數減少了, 但老人家膽小, 只要氣一喘得急了些便會嚷着要去見醫生, 又不喜歡讓印傭陪他, 每每要我臨時請假帶他去, 一個月幾次, 次次如是, 就在這一次, 追魂電話響起, 我又要放下手頭工作, 急急回家和他去看附近的西醫, 可是由於氣弱, 老父行不得幾步又要停下來回氣, 五分鐘的路程用了三十分鐘才行完, 回程亦如是, 作為女兒, 我不但沒有全程參扶, 沿途還顯得一臉不耐煩, 嫌他阻慢了工作, 完事後匆匆趕回公司, 那一刻又怎料得到該段路其實就是我和爸爸一齊走的最後一段? 因為那天晚上, 老父在睡夢中與世長辭了。

每次想到這裏我的心都會一沉, 怪自己當日沒有給父親足夠的耐性, 怪自己沒有跟他說足夠的多謝, 這些全都是如今想做都再無機會, 也成了一個個的遺憾。

所以, 趁你爸媽還在, 多愛他們, 多給他們擁抱, 多向他們道謝, 愛要及時, 珍惜眼前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