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半生 – 第九篇【學放開】

  • By admin
  • April 21, 2016
  • Comments Off on 我的下半生 – 第九篇【學放開】

續上 …

婆婆在2013年11月離世至今已經兩年多, 自從她走後, 老美家由以往經常有大小gatherings, 變成只有大時大節才跟家人聚首, 除了因為是失了瑪利失去凝聚力之外, 其實還有其他原因。

之前提過在家中有被看低的感覺, 只要不是太離譜, 我都會裝聾扮啞, 好像上次B大哥出言不遜, 縱是心有不甘亦忍氣吞聲, 反正他住外州鮮有交流, 一於戴副假面具做人, 說虛偽又好, 說圓滑又好, 為求相安無事, 假一點又何妨? 以為這種態度可以在大家庭吃得開, 可惜人多事非多, 見到不平事被氣昏之後, 更加抗拒面對大伙人, 仿佛患了「人群恐懼症」。

今次所指的是B妹妹T, 論年紀, 她比我大幾年, 論輩份, 我是她嫂嫂, 未搬來德州前, B已提醒我說T愛逞強, 加上過份的控制慾, 最好別跟她計教免生磨擦, 老實說, T平日如何霸道, 根本與我無關, 例如聚會訂在那一天啥時間, 要去那間餐廳、點甚麼菜、誰跟誰carpool等等我才懶得理, 由她呼風喚雨好了, 可是有次在family trip發生了一件事, 令我對T極度失望。

事緣在2013年母親節, 為了一償婆婆心願, T安排了一個短線遊, 陪瑪利去她最愛的海邊渡假, 既然由T發起, 選的當然是T一家都能出席的日子, 其他人如我女兒&女婿, B的姐姐&姐夫均未能成行, 這不要緊, 人多確實難遷就, 沒甚麼大不了, 只是我有一個請求, 希望在那十幾天能帶Mojo同遊, 在Mr.B忙工作時可為我作伴, 又省得托人照顧牠, 實是一舉兩得, B亦很支持, 說我們可自費租住鄰近酒店, T總管聽後不喜歡, 認為全部人要住在一起才夠温馨, 兼且她挑的condo不是pet friendly, 叫我打消念頭。

OK, 要跟大隊就要合作, 乖乖聽話吧, 直至抵達渡假村, 才發現大哥大嫂會陪公公婆婆住一單位, B和我則跟T全家share同層的毗鄰單位, 不是真的“一家親”, 沒所謂, 大家開心就好… 個屁! 當進入被分配的套房, 我即時察覺厠所及浴室的門太窄, B的輪椅根本不能通過, 他去問T是否搞錯了, 她的答覆竟然是:「I knew it, but I liked this room’s decoration more. There’s an accessible bathroom downstairs. 」WTF!!!! 愛裝潢就連哥哥的衞生也不顧? 這種話怎說得出口? 我氣得七孔出煙, 為免與她正面衝突, 拉了B入房, 要他立刻換單位, 否則兩星期怎過? 老公了解野蠻公主不易放棄, 亦不想因為自己的問題而麻煩人 … see! 這就是我和B的分別, 我見到T的自私想大發雷霆, B郤能控制情緒只想息事寧人, 並教我要“忍讓”, 為了尊重老公, 既然他肯“讓”, 我便也要“忍”, 同意用單輪方法出入廁所而不勞師動眾搞換房, 整個旅程如斯不便, 全拜T所賜, 叫我怎能不氣憤?ma and pa and cat at beach

相見好同住難, 同屋住客清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灌啤酒或在露台吸煙, 醉後狂呼大叫很討厭, 有狗不能帶, 老公被忽視, 我困在這裏過的是甚麼鬼假期? 只能在和公公婆婆相聚時強顏歡笑, 其餘時間不是獨自出外行沙灘便是和B開車四處逛, 心情不好當然沒興緻和T嘻嘻哈哈, 她也不儍, 旅程完後寫了這封電郵給我。T email

似乎T不知道我是為了房間問題而生悶氣, 畢竟在她眼中那是小事一宗, 既然B看得開, 老娘亦不應再小氣, 得體地回覆過便算。

可是forgive≠forget, 這次之後, 我對T的印象大打折扣, 至半年後又發生了這件事…

… 今天是2013年11月3日, 收到瑪利逝世的消息, 我和B趕來公公家, 不少親人已在場, 為婆婆安排身後事, 曾在上篇寫過, T整夜留守, 現在可能在睡房休息吧, 這時有人提議要用婆婆參加Red Hatters趴地的相片來做靈堂照, 公公(Papa)不喜歡, 那人堅持, 身為死者丈夫, Papa當然有權選擇, 於是你一言我一語, 聲浪越來越大, T從房裏衝出來, 說無人比她更清楚Red Hatters那班女仕有多愛瑪利, 又指着父親大喝:「I have enough of this negative conversations. Mom just died and you’re here arguing …」唉, 與其說某某在吵架, 不如說全家人都在吵好了, 這時我見Papa眼有淚光, 可憐他妻子剛歿, 還要當眾被女兒駡, 我們亞洲人一向敬重長輩, 目睹如此閙劇實在心痛, 無論誰對誰錯, 也不應該指駡老父, 我於是出聲:「Please don’t point your finger at your dad. He has just lost his wife.」從來不多話的港女忽然插嘴, T呆了一呆, 氣冲冲的返回房間, 此時T老公也蠻不好意思, 走過來拍拍Papa肩膀輕聲安慰, 我再看不下去, 着B留下, 我要先走, 出門口時滿腦問號, 原本來奔喪, 郤看了一齣真人騷, 為何有事不能好好商量? 為何動輒要吵吵嚷嚷? 莫非是「我大聲,唔代表我無禮貌?」 我不明白…

經此一役, 我對T是全沒好感可言, 有她出席的場合也不想參與, 難得B能體諒, 更贊成人少的聚會反而較易溝通, 所以大集會確是少了, 但各自約會Papa的頻率郤因而增多, 四名子女每人請他吃一頓生日飯共四餐, 比起十幾人只吃一餐著數得多, 如此簡單的數學題, Papa一定懂得計, 只要孩子們輪流探望, 老人家依然同樣高興。 

Gathering減少是由於關係變差, 不值得宣揚,『家醜不出外傳』, 將家事公開只是有感而發: 人生到了某個階段, 會發現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少, 理由很多, 可能是彼此追求的東西不一樣, 不理解雙方想法; 又可能是年紀大了, 誰都不想再取悅誰, 跟誰在一起舒服就和誰在一起, 不舒服的就躲遠一點; T不入朋友之列, 也沒有對本姑不敬, 為何我郤因其言行一次又一次的動氣? 「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 要挑剔別人特別容易, 自己難道又從沒犯錯? 在細數人家缺點的同時, 是否也應該發掘人家的優點才算公道? 且讓我試試:

T的霸氣是被上司欣賞的其中一個“好”條件, 用來鎮壓下屬最有效, 她因此慣了向人指指點點; 在家, 她是個稱職的媽媽, 甘願為一對子女擔任較辛苦的輪班職位; 雖然偶爾口臭, 她其實頗孝順, 每次Papa求診, T總會抽時間相陪, 老人家若要卧床休養, 一切由她包辦; 我避見T, 她郤一直想和我聯系, 沒成事是因為嫂嫂拒人千里; 若我能看整幅圖畫而不單看個別事件, T絶對不是一個壞人, 最重要的, 她乃是B先生的親妹妹, 無論跟我和睦與否, 他們都是血脈相連, 『兄弟如手足, 妻子如衣服』是誇張了點郤也不無道理: 配偶自己選, 不合唯有分手; 朋友自己挑, 不合唯有割席; 親人天註定, 不合也仍然有親, 我縱對T有不滿, 但作為老婆還是不斷鼓勵兄妹多見面, 要照顧年邁父親, 手足之間的互相支持是十分重要。

反省過後, 對T的成見逐漸減退, 某天因事我們在法庭碰面, 是去支持另一家人打官司, 跟T同一陣線對付外敵, 那團結的精神令我很感動, 打完勝仗在大堂閒聊, 天氣冷, T穿得很單薄, 我將頸巾遞給她:「This scarf looks better on you.」T有點愕然:「You sure?」我笑道:「Positive.」她很感動, 上前擁抱我:「Thank you Cat. I love you.」「I love you too T」, 冰釋前嫌的感覺原來很不錯。?

環顧四周, 朋友沒有增多, 但要怒的人少了一個, 學懂放開, 感覺良好, 值得和你分享。

我的下半生 … 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