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是醉貓

  • By admin
  • November 17, 2013
  • Comments Off on 我曾是醉貓

dont drink and drive

在香港時, 我曾經有一段低潮時期會用飲酒來麻醉自己, 在家庭+工作壓力下很多時會失眠, 嗗咯嗗咯的飲一杯烈酒, 不消一會便可入睡; 出席公司宴會, 人家出酒我出命, 好幾次都飲到〝啤啤夫〞; 最後下定決心戒酒, 是有一次做司儀, 身穿得體長裙、髮型 set 到靚靚的我, 被那些熱情的同事一個接一個的 〝飲勝!〞, 勝到差些頂不住時, 那極度豪爽的老闆們, 宣佈逢是做司儀的, 喝一杯啤酒便奬一封大利是,  無上限, 飲到幾多奬幾多, 那我就當然〝同佢死過〞, 結果醉到不省人事, 翌日上班時, 同事一五一十的告訴我某某男同事們要怎樣抬我上車, 由於我整個人已醉如軟腳蟹, 一分腿的話就會走光, 為免失禮, 他們要先將我放入睡袋才能在眾目睽睽下像仵工抬屍一樣的搬我走, 聽後我真的覺得無地自容, 決心不會再做醉貓。

But wait! 我所謂的 〝決心戒酒〞, 是在公共場所戒飲醉酒, 在家旳話, 有時也會因為太高興而飲多了, 來了美國五年, 飲醉大約五次, 平均一年一次, OK啦; 起碼在家不會在外人面前出醜, 入睡房便可抱頭大睡, 但話時話, 在家飲醉都試過閙出不少笑話 …

酒量是累積回來的, 以前飲得多又頻密, 可以飲很多才〝到頂〞, 近年飲少了, 很快便中招, 尤其溝酒或飲快酒旳話, 喝醉的命中率有九成以上。 我仍然享受適量的酒精帶給我的快感, 低線是要有自知之明, 千萬就不要 drink and drive, 傷及無辜就罪無可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