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 第十二篇「他的路不易行」

  • By admin
  • October 28, 2015
  • Comments Off on 我的前半生 – 第十二篇「他的路不易行」

續上 …

跟Mr.B馬拉松式交往一星期, 進展良好, 現在故作神秘的send來這條link, 想搞甚麼花樣?  不理了, click進去看看, 大不了死機 …

原來是一張相, 相中B先生坐在一輛辣車旁邊擺甫士, wait, 看清楚一些, 他坐的是一部輪椅。

這時, Mr.B在鏡頭前酸酸的說:「Run, you can run …」我反望他:「I’m not running. I wanna move closer and give you a hug. 」原來B先生身體有缺陷, 是15歲時由一宗交通意外導致的, B見我沒有被嚇跑, 進一步解釋:「I’m absolutely independent. I can drive, I can swim, I can have sex, I just can’t stand up.」我不是聖人, 能夠無條件去愛, 不過尚有一顆同情之心, 不會因對方是傷殘便嗤之以鼻要調頭走, 無論他是甚麼身體狀況也不應改變我們已經相識的事實, 雖然B君初時未有坦誠相告, 但箇中原因不難明白, 所以我並沒有生氣, 他亦表現得如釋重負。

自從Mr.B表白後, 我們的交情發展得更快, 之前有所保留的私人事, 現在一一和盤托出, 例如:

-> 他自小已很勤力及節儉, 十多歲時每天凌晨踏單車去派報紙, 儲夠錢買來一輛電單車。

-> 十五歲那年, 他黃昏時載朋友仔遊電單車河, 一部貨車在STOP sign前應停郤不停, 他們被撞, 朋友沒事, B郤從此wheelchair-bound, 更糟的是那貨車沒買保險, 所以一毛錢賠償也拿不到。

-> 生性活躍的他, 受創後意志消沉, 有一段時間封閉自己, 經父母鼓勵下加入了籃球隊尋回自信,  由於表現出色, 被所讀大學派到世界各地作推廣。

-> 畢業後曾經在面試時因為大廈沒斜台內進不得, 他郤沒有放棄, 一屁股坐往地上, 邊爬樓梯、邊拖輪椅, 成功征服那幾級障礙, 辦公室職員見到Mr.B時都十分詫異, 那經理對他的不撓精神更是讚賞, 見其履歷附合要求便即時聘用, 後來還成為好友。

-> 他之所以出現在online dating, 是因為剛結束了一段十多年的婚姻, 聽聞亞洲人重視家庭觀念, 於是找上Chinese Love Links, 曾經跟三位中國女子接觸過, 兩位想要錢, 另一位得悉他有殘缺後馬上消失, 我是他認識的第一個香港人。

經過上兩次網交失敗, 今次遇上B君雖然又有surprise, 但我很欣賞他積極的人生觀, 心想就算拍不成拖, 交個朋友亦無妨, 得到我的接納, B先生猶如打了一支強心針, 在個多月後決定來港一聚, 他家人可擔心死了, 說這可能是個騙局, 獨自飛十幾廿個鐘去中國很危險, 分分鐘被人搶去輪椅並劏肚變賣內臟, 於是極力反對, B清楚香港跟中國有別, 沒有理會勸阻, 在07年8月首度來港。

這天晚上去接機, 我們貪玩, 相約各持玫瑰作記認, 老遠見到那外藉輪椅漢, 膝上的行李喼放了一枝花, 是他了! 我既緊張又興奮, 當他終於來到面前給我一個hug, 我人還是繃得緊緊的, 過去幾星期, 日接夜在電腦屏上見到的平面人, 此刻活生生的就在眼前, 那種感覺很不真實, 像做夢似的, 我們由客運大樓行至停車場, B先生也無需任何協助, 反而大意的我差點忘了把他的背包放進後尾廂便開車, 或許是因為他上車時輕吻了一下我的面頰道:「Thanks for picking me up.」, 令我有點失魂, 各位請勿見笑。

Mr. B會在香港逗留兩週, 為了提供一個無障礙旅遊經驗, 我做足資料搜集, 弄清楚每個景點那裏有電梯, 那裏不是wheelchair friendly等等, 有些地方我甚至先開車去實地考察, 務求一盡地主之誼, 其實我們一早已有共識, 見面後即使擦不出愛火花,  我仍會做他的嚮導, 做不成情侶也可以當個朋友, 何樂而不為?

Wheelchair climbing escalator來自德州的他, 愛上了香港這個繁華城市, 我每天早上去酒店載他四處去, 女兒放假又結伴同遊, 三人相處融洽, 不知情者還以為我們是一家人, B先生在吃喝玩樂方面都很大方, 而為了表現自己, 經常show off他的臂技, 如果附近只有扶手電梯, 他兩手拑着輸送帶便連人帶椅的上上落落, 由於此舉太危險, 商場保安會阻止, 不過很多時一見到是「鬼佬」又會「隻眼開隻眼閉」, 碰到某些準備干涉的, 我們三儍離遠見到就急急走人逃之夭夭, 如今想來也覺得好笑。

Wheelchair climbing escalator和一個handicap老外出街是很引人注目的, 各種疑問及好奇的眼光都有, 我向來我行我素, 從離婚那天開始已習慣給人指指點點, 別人喝倒采給我的反而是動力, 記得有一天在海洋公園, 遊人對我們「眼超超」, B先生懶得理, 獨力攀上一條大斜路, 見我行得氣呼呼, 下坡時索性把我抱坐在膝上, wiiiiii … 乘着這部人肉過山車, 不消幾秒鐘已到了山腳, 原本在「睇你點死」的遊人全部跌破眼鏡, 有幾位還替他鼓掌喝采, 那一刻我覺得他實在超酷。

 

兩星期很快過去, 在機場禁區前與他擁抱道別, 彼此雖有不捨的感覺, 無奈也是時候說再見, 直至他的背影完全消失, 我才彷彿從夢中醒來, 一切仍然很不真實, 試想想, 和Mr.B由網上巧遇至今只是短短兩個月, 我們郤像是相識已久, 是甚麼把這兩個相隔十萬八千里、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連接起來? 除了是緣份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答案。

B先生今次來港證明了他確是一個很獨立的人, 更重要是我們很投緣, 接下來希望花多些時間繼續發展, 能否開花結果還言之尚早, 起碼他不是神秘人或變態佬, 哈哈, 真的要劏雞還神!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我的前半生」… 續

Categories: 我的前半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