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紙檔 – 非人生活

  • By admin
  • April 7, 2016
  • Comments Off on 報紙檔 – 非人生活

我來美前在香港家住青衣, 近日不時讀到有關「長發街市」的新聞, 令曾經也是商戶的本姑, 想起當年在長發街市嚐過那十個月做「老闆娘」的滋味, 就在今日TBT來懷緬一下。

2000年夏天, 剛轉的新工位於土瓜灣, 由青衣坐巴士, 每天來回車程要兩個多小時, 困在車上動彈不得對性急的我是很大折騰, 不過由於人工可觀, 雖然路途較遠, 還是邊做邊「騎牛揾馬」吧。新公司有位女同事將要離職, 她跟我頗投契, 說原來辭工是要去開店出租小說漫畫, 並帶我去入貨又教我如何運作, 老實說, 打慣工收入有預算, 若做生意要自負盈虧, 身為單收入家庭都是穩陣些好, 所以我是從來沒有開業的打算。

某日回家, 發現在樓下長發商場內的一間文具店租約期滿, 見整條邨內無一間小說漫畫舖, 年青人往往要乘車到其他區租書, 靈機一觸, 我向房屋署申請要租該店, 可惜因為行業類別不同, 答覆是”No!”, 文具書品跟小說租賃不算是南轅北轍, 但官字兩個口, 他們不批, 小市民亦只能順從。

另一個某日, 如常受塞車之苦回到樓下, 今天行經街市, 相熟街坊透露有報紙檔想頂手(轉讓), 於是又去打聽, 該舖位離我家只是一分鐘電梯+一分鐘步行, 比坐兩小時巴士好得多! 這麼近, 隨時能見到家人, 加上可以出租小說, 還不是正中下懷? 回家稍作考慮後, 決定跟當時男友和知己阿月一起迎接這新挑戰。

眾所周知, 賣報紙是由朝到晚、年中無休、風雨不改的生意, 而我面對的難度更是雙倍, 因為除了書刋雜誌, 這舖位上午還兼營茶水檔, 售賣咖啡奶茶三文治及麵食, 是否匪夷所思? 如此格局, 是由首位檔主做起, 那時週圍屋苑仍在興建, 地盤林立, 對快餐有需求, 因此房署在知情下也「隻眼開隻眼閉」讓報檔兼賣茶點, 雙管齊下賺個盤滿砵滿, 檔主移民去澳洲後把店轉租出來, 小妹已是第三任接手人, 所謂不熟不做, 毫無經驗下選擇做書報攤還學人賣熟食, 你說我是不是發神經? 應該是塞車塞瘋了…

其實老娘原意是將食物部結束, 用位置來出租漫畫, 惟可惡的房署在拒絶我的申請後, 竟將同一舖位簽了給其他人用來出租小說, 成了獨市生意!!! 為何官先生出爾反爾? 無人知道, 只知道有人喝了頭啖湯, 我位於街市的位置根本無力跟商場競爭, 苦無對策之下唯有繼續賣早餐。

由零晨四時開始疊報紙, 至晚上八時收舖, 阿月打理茶水部, 男友在正職以外有空便來幫手, 其他由我「一腳踢」, 每天十幾小時, 有時連厠所也沒時間去, 日日如是, 人累得半死,  回到家吃飯梳洗後睡幾小時, 天未光又要爬起床再來過, 過的是非人生活, 還好家中有印傭打理, 老父及女兒的日常起居未受太大影響, 但我因要長駐店中, 連假期也不能陪女兒, 對她實在是有虧欠。

好了, 言歸正傳, 首次做老闆, 究竟有無錢賺? 答案是: I don’t know! 原因是存貨太多, 不真正去盤點的話是無法知道賺蝕, 讓我用僅餘的記憶告訴你利錢是怎計:

報紙 每份報紙利錢$1, 送完紙巾, 大約賺8毫, 不准退紙, 故訂貨數量要準, 否則得不償失

舉例說: 東方日報來價5元賣6元, 每賣一份賺1元, 若賣不去郤不能退, 一份已經要蝕5元, 如果訂貨太少, 客人想要的你沒有下次便不來, 可是訂太多的話又會血本無歸, 很難預啊! 滯銷的在黄昏時候會以割價大清貨, 一份東方+一份太陽, 只賣3元, 企圖止蝕。

書刋雜誌 以7-8折入貨, 賺取差價, 可退貨

弊處: 出版商完全操控發貨量,  暢銷書只發幾本給小舖, 大部份則發給大舖或連鎖店,  總之送甚麼來就賣甚麼, 被動之餘並要先付全費, 退書後才分賬, 記得年尾時運程書出籠, 十幾位名相士各派廿本, 三十多元一本已經要先付近萬, 舖內過百種刊物, 每天有不同的新版, 一進一出, 光是點數已頭暈, 手頭現金在轉, 有幾多是屬於自己? 做慣會計都心中“無”數。

香煙雜貨 跟批發商以折扣入貨, 整買零賣, 簡單直接

散貨如香煙、火機、香口糖和啤牌等等, 雖然利錢不高, 郤別看少那一元半塊, 積少成多, 集腋成裘, 每分毫都有作用。

茶水檔 只做早市, 收入穩定

由於租小說計劃告吹, 要維持收入來源, 有理由要保住這部份, 不過始終沒有熟食牌, 有點心虛就是了。

作為新手的我, 除了以上已有商品, 亦引入了一些新賣點, 如學生們喜愛的爆谷機和出售印尼雜誌, 看準這女傭市場, 開始入口更多當地産品, 反應出奇的好, 是很成功的一步。

幾個月過去, 生意是上了軌道, 可是書報實在太濫市, 不單連鎖店有售, 連走鬼檔也有, 僧多粥少, 雖然還未有免費報紙通街派, 但當便利店大灑金錢送這送那時, 我們小舖真的是無力招駕, 從此人流越來越少, 守了幾個月, 某天竟然有食環署職員上門查牌, 並警告如再賣熟食便會封舖, 嘩! 大件事了!! 怎辦? 那時離房署的特惠退租期還有三天, 若不提出申請, 要起碼一年後才有機會。

報紙銷量大跌, 茶水不能賣, 又面臨加租, 種種不利因素接踵而來, 是時候要斬纜, 於是不眠不休, 在三天內退還所有書刊, 清理好整個檔口, 將其完好歸還給房屋署, 十個月的報販生涯正式告一段落。

檢討是次得失, 又是錯在太鹵莽, 失了金錢, 換來的教訓是: 有野心不是壞事, 需要的是量力而為, 任何事下了決定, 贏輸都要一力承擔, 那段日子我錯過了和女兒的相處時間, 在做回朝九晚五文職後希望能盡量補償, 須知物質隨時可以買得到, 流走了的光陰郤是無法再追回。

paper02 paper0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