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豆豆

  • By admin
  • January 19, 2014
  • Comments Off on 再見豆豆

our beloved dau dau我的第一隻寵物是頭西施狗, 她病逝之後, 我決定轉養貓, 貪牠們夠獨立, 自理能力較高, 只要有水有糧有貓砂, 離家幾天也沒問題, 容易打理之餘又可以作伴。

就這樣, 豆豆便成為了我們家的一份子 。她是一隻短毛蘇格蘭摺耳貓, 我還記得當日帶牠回家的情景; 那是 2005 年的夏天, 養貓朋友在屯門一間相熟的寵物店剛有一胎新貓咪, 我到了該店, 老闆郤說貓仔還太年幼, 不適合放在痁中賣, 但由於是熟人介紹, 就讓我到他家去看看, 那是一間頗大的村屋, 幾頭毛䇯䇯的貓 bb, 一見到有觀眾時已急不及待向你蹦蹦跳、向你扮cute, 雖然驟眼看來每隻的顏色大小都差不多,  但其中一隻體型較少的貓女, 在其他兄弟姐妹出盡法寶 putting on a good show 之際, 郤冷靜地坐在籠裏用那雙又圓又大的眼睛望着我, 我就是被她那樣子可愛又斯文淡定的魅力吸引住, 即時決定: 「是她了!」。

如是者, 豆豆就進入了我們的生命, 一如第一天所見, 她是一隻乖巧的貓咪, 從來沒有替我增添麻煩, 沒有抓爛過一件傢私, 沒有各樣的病痛, 我老父臨終前的晚上, 豆豆還陪他吃出前一丁, 她不只是一頭寵物, 更是我們的家人, 陪着我們經歷人生不同的階段; 在要離開香港來美國時, 我沒有任何考慮便決定要帶着阿豆, 到步後幾個月, 她才由那二十多個鐘頭的機艙恐懼症恢愎過來; 從香港的彈丸之地, 搬來這個寛濶得多的大屋, 豆豆多了很多活動空間, 更有機會走出後園逛逛, 她不似其他幾隻貓會跳越圍欄, 消失幾個小時, 玩完玩夠才在門外嚷着要入屋, 相反地, 只要能在樹叢間漫步一下, 嗅嗅花草、晒晒太陽便很滿足的樣子, 比起在香港時只可以隔着窗口眺望街景開心得多了。

豆豆和家中其他貓相處融洽, 算是最乖的一隻, 不會撩事鬥非, 人家在搞鬼, 她就做觀眾, 雖然有時候, 太乖巧也可被視作 boring, 但我就寧願要一隻悶而乖的貓, 也不要一隻活潑但搗蛋的 trouble maker, 況且豆豆間中都會 “玩吓嘢”, 在這裏和大家分享趣事一宗; 眾所周知貓是出名怕水的, 有次幫貓沖涼, 幾經辛苦才把豆豆按耐住, 但有一刻她掙扎得太厲害, 竟然喵出個「No way!」來, 我們聽到O咀的同時又笑到甩肺, 因為她叫到真的好似有人喊救命一樣, 不知者還以為我們在虐待小童, 超搞笑!

她還很有”教養”, how’s so? 每一次若有人打噴嚏打得太大聲, 她便會望過來喵喵喵, 好像在駡我們太失儀, 而事實證明十次有十次豆大人都會即時喵你, 無人倖免, 我們間中扮打噴嚏來整蠱她, 每次都會被喵, 是無聊郤很過癮, 就當和豆豆玩遊戲吧! 噢, 她還會 sit on command, 有片為證!

一向健康的她, 在2012年10月一次拔爛牙時做的驗血測試顯示她腎臟讀數偏高, 雖然看不出任何不適, 但醫生也處方了一些藥物及特別食療, 可惜每次餵藥都像打仗一般, 要兩個人跟她角力, 好不容易把藥灌進口, 不消一會便全吐出來, 屢試屢敗, 感到氣餒之餘, 決定停藥, 阿豆又沒有異樣, 吃得睡得, 我們便沒有再跟進。

這星期初, 貓厠所(貓砂盤)外不斷出現尿漬, 最初以為是家中有前科的肥貓所為, 當一日內發生了三四次同樣事件, 我們便知道事有不妙, 在貼身觀察後發現原來是豆豆, 翌日清早立刻去見獸醫, 驗血報告一出, 證實是腎衰竭, 情況是嚴重到沒有根治的可能, 若再拖下去, 醫藥費不輕, 她也會捱得辛苦, 到了這個地步, 作為主人, 我們有責任為寵物做一個決定, 一個生與死的決定, 我們不捨得豆豆, 是鐵一般的事實, 但又豈能自私? 硬要她活着但受苦? 我相信quality of life, 無論人或動物都要活得開心, 不要苟且殘存, 我當日沒有拋棄豆豆, 今日也不會讓她受無謂的折磨。

醫生給我和女兒足夠的時間和豆豆獨處, 她哭成淚人, 我勉強克制住洶湧的情緒, 那最後數分鐘的相聚, 就成為我們日後永久的印記, 時間如果能停在那一刻就好了… 說完那說不盡的再見, 豆豆就在我們撫慰中安詳地離世 …

回到家, 不斷泛起豆豆在家的片段, 那個位置她最愛, 我早前 DIY 給她的床現在空空如也, 餵貓時多了一隻空碟, 郤少了一隻貓在等, 哀悼是正常的, 一個共處九年的家人永遠離開了又怎會無動於衷? 軟弱時甚至會自責, 會否是自己照顧得不夠好? 是否抱得她不夠?

在領骨灰的一天, 天氣頗冷, 從寒風凜凜中步進開了暖氣的獸醫診所, 職員將那葫蘆形、暖暖的骨灰盅遞過來, 我捧着它就好像抱着尚有體温的豆豆, 可是一行出門口, 冷風撲臉, 人也立即抖擻過來, 這才意識到阿豆是真的走了, 我再也不會見到她了, 坐在車廂中, 淚像決堤的流, 哭得人都在顫抖, 緊緊的把豆豆抱在懷中, 在心痛的同時, 也感謝她在世時帶給我們的歡樂, 能讓她從痛苦中解脫, 是最後可以替她做的事。

寵物雖然不是我們的一生, 但因為生命期比人類短, 我們將會是貓狗們的一世, 有心收養他們成為家中一份子便是一生的承諾, 請在領養前考慮清楚, 減少棄養的機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