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家了!

  • By admin
  • March 2, 2018
  • Comments Off on 終於回家了!

生於1923年11月20日,
身為獨子的Arnold Harrison, 年青時是個活躍分子,
他於1942年10月15日加入US Marine Corps,
在聖地牙哥的Recruit Depot完成海軍陸戰隊訓練不久便被派往太平洋迎戰日軍。

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戰,
PFC Harrison被分配到Company B, 1st Battalion, 2nd Marine Regiment, 2nd Marine Division,
在”Battle of Tarawa”一役,
部隊要攻入Tarawa環礁的Betio小島,
由於當日潮退, 海軍們被迫要在離岸600碼登陸,
在日軍頑強抵抗下,
大約有1000名海軍陸戰隊員和水手遇難, 2000多人受傷,
這天是11月20日, “Battle of Tarawa”的D-Day,
雖然日本人最終也被殲滅,
但PFC Harrison亦在剛滿20歲那天為國捐軀。

這次勝利很重要,
因為行動對太平洋的反日戰爭十分有利,
在”Battle of Tarawa”結束之後,
戰鬥中陣亡的美軍分散地埋在Betio島上的不同戰墓,
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朿後的1946年5月,
The American Graves Registration Services (AGRS),
從島上各埋葬點一共收集了532具遺體,
能識別的, 被安葬在Lone Palm Cemetery,
無法識別的, 被定為“Unknowns”, PFC Harrison是其中之一。

1946年11月,
美國陸軍開始將”無名氏”遺體帶到夏威夷的Oahu島,
由中央鑑定實驗室進行鑑定,
之後若遺體依然無法識別的話,
便會停放在檀香山的太平洋國家紀念公墓。

直至2017年底,
靠著DPAA及VA的合作下,
終於確認到Arnold Harrison, Jr的身份,
可惜在七十四年之後,
他大部份近親已離世,
但找到Arnold的表弟,
是退休空軍John,
也就是Mr.B的爸爸, 我88歲的公公。

昨天,
我們到機場迎接Arnold的歸來,
在funeral home停留了一晚讓外界作追思後,
今天正式落葬。

公公雖然體質較弱但也堅持要出席,
畢竟他是Arnold在世的唯一至親,
身為表弟的他也曾在軍中服役廿多年,
知道今天對PFC Harrison來說是一個重大日子,
於是由有關機構安排專車到療養院接送PaPa。

一如昨天,
由警員沿途開路,
車隊順利抵達Dallas – Fort Worth National Cemetery,
靈柩被抬到committal shelter,
在21響rifle salute之後,
由軍隊牧師(Army chaplain)回顧Arnold的生平,
之後兩名軍官把國旗摺好連Arnold的勲章送給PaPa,
大國旗是蓋靈的,
另一幅面積較少的,
是由眾議員Pete Sessions專程由美國首府華盛頓帶來送贈以表謝意。


此時整個儀式順利完成,
但海軍長官請公公留步,
在場所有穿上制服的Marines排隊逐一跟PaPa握手道謝,
“Thank you for your service Sir!”
公公受到如斯敬禮感動至兩眼通紅,
我則在旁邊不停抺眼淚 …

如是者,
PFC Arnold Harrison在75年後終於能入土為安。
他在American Battle Monuments Commission內的記錄,
已由”Missing”改為”Recovered”,
R.I.P. Arnold~

希望不斷有更多未被識別的英雄能早日被認領, 能早日安息。🙏

PFC Arnold Harrison的故事在CBS電視台也有報導:

後記:
– 靈車由機場至funeral home, 及由funeral home至墓園都有警車沿途開路及護航, 這個過程稱為「Procession」, 警車會在各個燈位及出入口攔截其他車輛, 確保車隊能一路暢道無阻抵達目的地, 不少市民更會步出車外向靈車致敬, 場面感人。


– 插有旗幟的電單車隊, 名為Patriot Guard Riders, 由自願者組成, 只會在喪禮親屬邀請下才會出席, 他們都是愛國的一群。


很記得牧師的這番話:
“On Nov 20th, 1943, Arnold sacrificed himself so we could have our future.
And because we have today, we can give Arnold his future, which is this honor”
「在1943年11月20日, Arnold犧牲了自己的性命, 讓我們能擁有將來;
而因為我們有今天, 才能送這個榮譽給Arnold, 是為他的末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