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半生 – 第一篇【萬事起頭難】

  • By admin
  • December 16, 2015
  • Comments Off on 我的下半生 – 第一篇【萬事起頭難】

續上 …

我和女兒跟家貓「豆豆」在08年移居德州, 住進Mr.B兩房一㕔的apartment, 由香港的打工一族變成一位家庭主婦, 不用再上班受氣, 實是一大upgrade, 心情雀躍地準備迎接新生活, 我知道萬事起頭難, 有多難? 由基本講起:

《衣》

clothes too big to buy我們是以旅遊身份來美國, 每人只拖了兩喼衣服, 其他的打了包寄船運, 幾個月後才會到, 不夠穿嗎? 夠, 只是有時見到心儀想買的, 不是太大就是手䄂太長, 挑中一條褲, 即使是petite碼都長到可以摺起三五七吋, 請人改最少也要十幾美元, 夠買多一件上衣, 這種錢怎捨得花? 唯有安慰自己:「等等好了, 舊衫快到, 要有耐性, 試試買童裝吧…」

《食》
饞咀的我早已被香港的各國美食寵壞, 如今在遠離海岸線的Dallas, 海鮮欠奉, 活雞只能在電視見到, 三文治、pizza和炸雞則成行成市, 之前來旅遊時据扒据得很過癮, 但總不能天天只吃牛! 這裏風行的墨西哥餐又非我所好, 真是「無啖好食」, no live chick fried only 有天B先生帶我去亞洲超市, 一見到那些出前一丁差點感動得要哭出來, 還找到大白兔糖和維他檸檬茶! 誰會想到這間一陣霉味、積存了大量國貨, 在香港根本不會多看一眼的超級市場, 此刻竟然有如一個寶庫, 究竟是思鄉還是餓過龍? 這還不止, 在買每件貨品前, 港產師奶例必要將價錢兌成港幣才決定是否化算, 仿佛忘了已經身在十萬八千哩外的亞美利加 …

《住》

noisy neighbour upstair德州地方大, 空氣好, 比香港舒適, 不過建築材料有別, 大部份平房只是用木造而非水泥石屎, 隔聲功能很差, 包括我們住的公寓, 二樓的一伙有小孩, 幾條化骨龍何時打籃球或上下課我最清楚, 那OL媽咪肯定是high heel狂, 下班回家還要穿它數小時才肯換鞋, 男戶主則早出晚歸, 凌晨五點出門後到近午夜才回家, 他步伐又慢又重很易認; 這種居住環境簡直是疲勞轟炸, 還好Mr.B已在物色房子, 忍忍吧, 明天會更好 …

《行》

赴美前雖然在香港考了國際牌, B亦提議要買車郤被我拒絶了, 因為霎時間由右軚轉左軚, 需要多些時間消化, 駕駛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 為免累己累人, 頑固的我堅持遲些再算。
steering wheel from right to leftApartment 附近的公共交通選擇不多, 巴士站離很遠才有一個, 加上路線少及班次疏落, 不搭也罷, 至於捷運系統就更偏遠, 的士又貴得驚人, 所以在B先生上班後, 我和女兒大多數只留在家中, 偶爾步行到附近商場逛逛透透氣, 這樣的日子看似悠閑, 但對我這個勞碌慣的香港人來說郤是十分頽廢, 以前一天廿四小時都不夠用, 現在用慢動作來做完家務仍有大半天剩, 天光等天黑, 沒事可做覺得很惆悵, 這就是不肯開車的後果, 不能怨人 …

以上是到埗初期遇到的轉變, 可見我還是不停將德州跟香港相比, 四十多年累積回來的生活習慣很難話改就改, 慢慢來, 有的是時間, 專心辦好女兒的入學手續才是首要任務, 由於她的托褔試考得好, 連同中六的推薦信很快便找到學校, 要憑收生證明回港換領student visa, 十八歲已是大個女, 獨自飛應該ok, 香港居屋還在, 又有契媽阿月照顧, 我可以放心得下 … 才怪, 「養兒一百歲, 長憂九十九」, 那時總要每天用電話遙遠控制囡囡的一舉一動, 生怕有甚麼出錯, 到她成功領證抵美才能鬆一口氣, 其實當時掛心的不單是我, 還有外甥C, 因為他跟女兒已開始拍拖, 記得在DFW機場遲遲等不到女友出閘, C急得團團轉, 不停問我會否出了狀況, 至阿女推著行李步出接機大堂, 兩人好像仿如隔世般相擁, 年輕人愛得痴纏, 還有否心機去讀好書真的要拭目以待。

簽證問題解決, 繼續幫Mr.B選購房子, 我初來步到, 去看每間大屋都覺得滿意, 可是因為輪椅的關係, 我們對室內間格及房門濶度有一定要求, 加上他喜歡游水踏單車, 要找一間滿足到以上條件的急不來, 終於在個多月後買得這幢鄰近單車徑又有泳池的小房子, 我聲明要小, 因為不想做女奴, 多些地方=多些家務, 一家三口(連兩貓=五口)夠住便好, 如是者, 新的家逐漸成形, 欠的只是一個女主人。?

we get marriedB先生和我均是實際之人, 婚已經結過, 再結都是為了一紙婚書, 既然雙方同意, 婚禮是可免則免, 那就易辦, 只需排期簽字, 省去繁文缛節, 定了日子, 由老爺奶奶女兒作見證, 我們在12月18日註冊, 戴上結婚介指, 本人正式成為B太太。 ??

單親生涯終於告一段落, 接下來要學做一個全職主婦, 原來賢妻角色不易做, 尤其對曾經母兼父職的我來說更加難, 老虎能否變綿羊? 下回再講。

我的下半生 … 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