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近在咫尺, 要驚? 還是舞照跳?

  • By admin
  • October 21, 2014
  • Comments Off on 伊波拉近在咫尺, 要驚? 還是舞照跳?

Timeline_of_Ebola_patient近日有點愁, 遠的, 我痛心香港的拉鋸局面; 近的, 要擔心奪命的伊波拉。

美國在9月底確診了首宗伊波拉, 是由一位旅客由非洲帶來我身處的德州達拉斯 (Dallas, Texas), 有關當局起初滿有信心可以控制病情, 但當病人在10月8日逝世, 並將致命病毒傳染給照顧過他的兩名護士後才知道事態嚴重, 市民也開始緊張, 尤其住在案例附近, 與及曾經和病發護士有接觸, 如坐過同一班飛機的人, 更擔心得要命, 現在陸續有更多人要被隔離。

我的反應如何? 小心是要, 但究竟要多小心? 怎樣小心法? 越看得多報導我就越糊塗, 要知道說法總會有兩面, 今日這個病毒專家說中招的機會微乎其微, 叫市民不要杞人憂天; 明日那位醫學權威郤說新症相繼出現, 是擴散跡象, 一旦控制不住, 要死很多人! 再聽下去, 我都不知要驚還是不要驚 …

記得當日香港有沙士, 大部份人都在戴口罩時, 我也有跟風, 反而七十多歲的老父郤一於小理, 他說:「該死唔駛病, 驚就唔好出街囉!」, 然後照去行街飲茶, 說街上人小了更好行, 食肆減價又有著數, 沙士好像完全影響不到他; 我們要上班上學的就沒有選擇, 唯有聽董太話:「洗手,洗手,洗手」。

伊波拉不經空氣傳染而是由體液散播, 如血液、口水、汗水、尿液及嘔吐物等等; 舉一個例, 如帶菌者發燒去看醫生(這時已經是高危傳播期), 等候期間看雜誌時打了個噴嚏, 雖然不易察覺, 但那些微細的口水已沾了在書面, 若被下一個讀者翻看雜誌時用手指接觸到, 再捽眼或撩鼻就已經中招! 是否覺得我太有想像力? 「咁橋就六合彩都有得中!」? 其實染病不是最可怕, 最慘是無藥醫, 這才是伊波拉最嚇人的地方! 一染病, 死亡率超過一半, 還要在隔離病房渡過, 連親人都不能送最後一程, 要孤獨離世實在太可悲了。

新症近在 Dallas 發生, 我縱不是超緊張, 但也不會掉以輕心, 為了自己及家人及寵物着想, 在這個非常時期, 適當的妥協是可以接受的, 好像避免去人多的地方及多洗手; 我也決定暫不去gym, 等到在無發現新症後的一個月才再去 (因為病毒的潛伏期是21日), 我的gym友就笑我:「駛咩咁驚? 我小朋友都照返學, 我都照返工啦, 唔駛怕喎!」我反問她:「如果學校讓你home school, 公司又比你 work from home, 你會點㨂?」她想了一想沒出聲; 我們的 dance class, 每堂都最少有四、五十個人, 上一堂的人剛走, 地下會有汗滴, 我們不抺的話, 跳舞時很易滑倒; 抺的話, 盡量不要接觸到皮膚; 然而幾首歌之後, 牆上的玻璃便會因各人的體溫上升而開始變得模糊, 整個gym room 頓時變了個桑拿房, 不要說伊波拉, 就連普通傷風感冒都非常容易人傳人, 我去gym都是想健康, 如果反而有機會染病的話, 真的要「停一停、諗一諗」, 還是小休一陣, better be safe than sorry! 此時又想起我上次翻新浴室換下來的舊鏡還留住, 就索性將它掛在客㕔, 加個sign, 在這段不去gym 的期間一於在家舞照跳!
唔去GYM但舞照跳

Categories: 生活在美國, 雜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