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白切雞? 食醉雞!

  • By admin
  • July 21, 2014
  • Comments Off on 無白切雞? 食醉雞!

雞同蟹是我的最愛, 以前在香港時, 白切雞、薑葱蟹一個月起碼食三、五次, 魚檔雞檔都買到很熟落, 我是他們口中的「雞精」及「蟹痴」; 來到德州, 游水蟹只得一兩種選擇, 活雞? 不要發夢了, 連香港都限制剎雞, 想在這裏食新鮮雞簡直是無可能! 我很好奇想知當美國人見我們買雞要吹毛檢查屁股及劏頸放血時會有甚麼反應? 至於食雞內臟? 他們九成會嘔! 亞洲人會放入口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匪異所思; 有一次分享小時候媽媽煮燉豬腦給我食, 企圖以形補形, 老美們差點要把看作是異形, 哈!啤酒雞 vs 花彫醉雞

好了, 無白切雞食怎辦? 不如食醉雞?! 上網搜尋 drunken chicken, 美國版的是啤酒雞, 將 beer can 塞進雞腔來烤, 吃過一次, 麻麻地; 亞洲版的醉雞, 附近的台灣食肆間中有得賣, 但更多時是一早售罄! 我碰過幾次釘後不忿氣, 決定自己試弄, 出來的效果也 ok 啊, 你也來看看評評分。自製醉雞
自製醉雞
自製醉雞

Categories: 生活在美國, 雜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