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家了!

  • By admin
  • March 2, 2018
  • Comments Off on 終於回家了!

生於1923年11月20日, 身為獨子的Arnold Harrison, 年青時是個活躍分子, 他於1942年10月15日加入US Marine Corps, 在聖地牙哥的Recruit Depot完成海軍陸戰隊訓練不久便被派往太平洋迎戰日軍。 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戰, PFC Harrison被分配到Company B, 1st Battalion, 2nd Marine Regiment, 2nd Marine Division, 在”Battle of Tarawa”一役, 部隊要攻入Tarawa環礁的Betio小島, 由於當日潮退, 海軍們被迫要在離岸600碼登陸, 在日軍頑強抵抗下, 大約有1000名海軍陸戰隊員和水手遇難, 2000多人受傷, … 請按此繼續 →


Slider 10-14-2017

不是不愛你

  • By admin
  • October 14, 2017
  • Comments Off on 不是不愛你

一對夫婦, 由相識、相愛至結婚經過不同階段, 最初互相討好覺得很甜蜜, 尋根究底發掘完彼此喜惡後, 出盡渾身解數來取悅對方, 週年紀念、週月紀念、週日紀念通通記得, 又不吝啬讚美, 肯說對不起, 「Honey … sweetheart … babe …」常常掛口邊, 難怪這是最醉人的「蜜運」期。 拍拖久了, 感情成熟, 於是同居/結婚後一同生活, 伴侶間的激情隨年月降温, 醉醒之後, 由甚麼都Yes, Yes, Yes 到:「次次都是聽你的, 可否遷就我一次?」 由一年幾次的:「我買了XXX給你, SURPRISED!」 到你煮好獨光晚餐買好禮物, 另一半郤問你有何喜慶? 由以前頭皮看不見、臭屁聞不到, … 請按此繼續 →


音樂 & 回憶

  • By admin
  • August 31, 2016
  • Comments Off on 音樂 & 回憶

音樂, 會帶來各種回憶, 首次聽到Kenny G, 是在荃灣大會堂, 不是他在開演奏會, 只是大堂不斷在播他的樂曲而已。 那時我已懷胎九個月, 某天下班後遇上大塞車, 家住青衣的我, 因南北橋交通癱瘓歸不了家, 於是馬上電召以開貨van為生的前夫來接我, 可是他和哥哥在九龍逛街, 哥哥說要多逛一陣, 前夫叫我找間餐廳坐下來等, 大肚婆於是照做, 點了杯熱鮮奶, 拖了一個小時才喝完也未見夫踪,  為免侍應生眼望望, 我決定轉往隔鄰的大會堂等, 打電話再催, 對方終於說:「快來了、快來了…」, 結果我在那裏等了兩個多小時老公才來到, 車廂內還有一大堆在鴨寮街買到的戰利品, 為了shopping可以連老婆都少理, 可想而知我有多失望, 這件事令我耿耿於懷, 每次聽到Kenny G的saxophone, 都會令我想起那一天 … … 請按此繼續 →


知己阿月

  • By admin
  • August 18, 2016
  • Comments Off on 知己阿月

「人生有個真正朋友, 的確好…極!」用在這篇最適合不過 ~ 我朋友不少, 可是知己只得一個。 年輕時, 友誼通常萌芽於校園, 可惜我並沒有由校友發展成的朋友, 因為中學時期猝然喪母, 隨之而來的反叛行徑把同學嚇怕了。 出來社會打滾, 工作每幾個月換一份, 新朋友名字還未記清楚便要轉識另一批, 更遑論要交心了。 十九歲早婚搬離出生的村落, 幾位青梅竹馬友人各散東西, 後來生活穩定下來, 身邊好友都是在工作上交回來的, 除了阿月。 與阿月的交往始於寮屋區, 當日住毗鄰的她, BB兒子極為趣緻, 因逗他玩多了而熟稔起來, 至一起搬了上樓, 友情隨年月增長, 之後我誕女、離婚、在情路上跌碰, 阿月兩夫婦都一直在我身旁扶持。 朋友, 要有緣才能相識, 友誼若要持久, … 請按此繼續 →


愛要及時

  • By admin
  • February 18, 2016
  • Comments Off on 愛要及時

老娘在Throwback Thursday霎時感性。 >> 憶媽媽 雖然出生於山頭木屋區, 但媽媽對我管教甚嚴, 人家村童通街走, 我則只可留在家, 還好她有個弱點, 就是在打麻雀時會用足全副精神, 令我可以乘虛而入:「媽, 可否到鄰居家玩?」「去吧去吧, 我打完牌前一定要回來。」於是起碼有幾小時的自由; 到踏入青春期, 人開始反叛, 越不准做的越想做, 中二那年跟班中男同學來往密了被媽發覺, 她教訓我時怒得昏了過去, 那天晚上我戰戰兢兢來到她床邊:「媽, 我知錯了, 以後也不會再犯, 你原諒我吧。」母女雖無隔夜仇, 但之後管束加倍, 嚴重到一個地步是令我有點恨她, 恨她太多制肘, 恨她的控制慾, 至她突然因急病去世(詳情在此有提及), 我竟然也不太傷感, 記得中四入學典禮, 同學們的爸媽都出席, … 請按此繼續 →


簡單就是美

香港≠德州, 活在當下, 心存感激

  • By admin
  • July 22, 2015
  • Comments Off on 香港≠德州, 活在當下, 心存感激

一個香港人如何可以適應德州的悶爆生活? 經過混沌的七年, 我剛剛才恍然大悟, 原來只要能改變心態, 一切便都會ok,  正所謂:「人頭馬 心眼一開, 好事自然來!」 記得當日決定要移居過來, 朋友半認真半搞笑問我:「德州鄉下地方又多龍捲風, 仲有電鋸剎人王, 你諗清楚未?」我不是十八廿二, 當然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 天災人禍那裏都可能遇到, 搬來前探過路知道落腳地不是荒山野嶺, 最重要女兒也喜歡, 我們便在2008年來了德州。 到埗後是我成年後首次不用上班, 由在香港工作早出晚歸, 到現在只要打理好家務便無所事事, 應該覺得輕鬆才對是不是? 可惜自以為三頭六臂的我反而頗失落, 天天只坐在家太浪費時間, 心想以前學懂的再不用會生銹, 於是試過去教中文、去做文員、然後又想網上開店、就連跳舞也去考個教練牌, 究竟我想證明甚麼? 歸根究柢, 就怪自已不甘平淡好了, 畢竟在香港慣了衝衝衝, 從來不懂也沒有意思去剎停。 … 請按此繼續 →


眼在看、心在痛

  • By admin
  • October 5, 2014
  • Comments Off on 眼在看、心在痛

自從上一個post之後, 香港發生了罷課, 然後佔中, 直至今日仍然是交戰狀態。 身為 HongKonger, 我一直有留意事態發展, 亦因為這個原因, 近日心情都不太好, 很記掛我心愛的香港, 每天看到一些負面的新聞, 我就算在遙遠的德州都覺得意志消沉, 不想動筆寫blog, 可想而知若處身香港, 會是如何沮喪 … 我從來都有政治冷感, 以前在香港是選民郤從來沒有投過票, 因為這是一個很大的責任, 若不是徹底認識, 不投票好過盲目亂投, 一票可以定輸贏的話, 我才不要誤了大事。 一向以來, 我對於自己改變不了的人和事, 都會採取放棄態度, 失信於我的朋友是其一、黑暗醜陋的政治是其二; 有些東西不值得花精力去爭取, 尤其知道花了心力都只會是白費的話就更加不要勉強, 帶給自己負面情緒之餘也打擊了自信, … 請按此繼續 →


our beloved dau dau

再見豆豆

  • By admin
  • January 19, 2014
  • Comments Off on 再見豆豆

我的第一隻寵物是頭西施狗, 她病逝之後, 我決定轉養貓, 貪牠們夠獨立, 自理能力較高, 只要有水有糧有貓砂, 離家幾天也沒問題, 容易打理之餘又可以作伴。 就這樣, 豆豆便成為了我們家的一份子 。她是一隻短毛蘇格蘭摺耳貓, 我還記得當日帶牠回家的情景; 那是 2005 年的夏天, 養貓朋友在屯門一間相熟的寵物店剛有一胎新貓咪, 我到了該店, 老闆郤說貓仔還太年幼, 不適合放在痁中賣, 但由於是熟人介紹, 就讓我到他家去看看, 那是一間頗大的村屋, 幾頭毛䇯䇯的貓 bb, 一見到有觀眾時已急不及待向你蹦蹦跳、向你扮cute, 雖然驟眼看來每隻的顏色大小都差不多,  但其中一隻體型較少的貓女, 在其他兄弟姐妹出盡法寶 putting on a good … 請按此繼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