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您們

  • By admin
  • March 27, 2018
  • Comments Off on 祝福您們

S先生與Mr.B同是輪椅籃球隊隊員兼多年好友, 我未跟他碰面前郤是先和S太太打交道 … 記得2008年奧運馬術比賽是在沙田舉行的嗎? S太太代表美國出賽, 參加的是傷健人仕組別, 沒錯, S先生和S太太均是要靠輪椅代步的。 當年我還在跟Mr.B拍拖, 他剛好正在訪港, 我們一起做東道帶S太太四處遊覽, 由於是三人同行, 沒有時間真正去認識她, 直至搬來德州, 才跟S太太單獨約會過嘗試發展友誼, 可惜幾次過後發覺性格不合便沒有繼續交往, 深交做不成, 只會在大夥兒聚會中碰面。 某日和老公談起S太太, 說到她除了好勝心強, 跟我最不合拍的是家庭觀念, 本人十分重視家庭, 她郤是剛剛相反, 經常把孩子留給S先生照顧便自己出國四處去, 既然對一雙子女如此冷漠, 當初為何要苦苦追求? B這時才將早年的故事告訴我 … 那時S先生已是三十多歲, 在當美國海軍受傷後殘缺, … 請按此繼續 →


在美國德州當陪審員-過程全記錄 | Part 2

  • By admin
  • January 14, 2018
  • Comments Off on 在美國德州當陪審員-過程全記錄 | Part 2

續上 … 「It’s time!」 Bailiff Billy召集眾人:「這次不用再按號入座, 隨便坐吧。」 被點名的六人要即時就任, 當第1-5位被選出, 心想是game over之際, 一聲「崔, 叔!」, 老娘竟然是最後一位! 唯有乖乖步入陪審席, 戴上通行證, 正式宣誓成為Juror#3, 也終於可以臨時解散醫醫肚。😅 一小時後在「Deliberation Room」(下稱DR)集合, 六名陪審員包括: – 亞洲女子(我) – 中年黑人男仕 – 中年黑人女仕 – 中年白人男子 – … 請按此繼續 →


在美國德州當陪審員-過程全記錄 | Part 1

  • By admin
  • January 11, 2018
  • Comments Off on 在美國德州當陪審員-過程全記錄 | Part 1

一旦成為美國公民, 便有責任當陪審員(juror), 其實之前曾經被召(summon)過幾次, 但最後都被dismiss了, 昨天是首次要出席, 於是準時於早上8:30到達Courthouse。 憑黃咭經過check point進入大樓, 已有數十人在等。 進入這招待房間, 先看了十多分鐘短片, 其中有一部份是「Fiction vs Fact」, 指出現實的法庭運作並非如「壹號皇庭」般誇張, 很搞笑, 此時職員重申若是以下四種情況要即時提出: (其實在登記時已作出篩選, 只是再確認一下) – 不是美國公民 – 要全職照顧家中幼兒 – 曾犯重罪 – 七十歲以上 無人舉手之下, 職員著眾人稍等, 她要去辦文件。 … 請按此繼續 →


“Priceless”

  • By admin
  • December 17, 2017
  • Comments Off on “Priceless”

和Mr.B去超市, 人龍很長, 著他排隊結帳, 我則蕩去玩「主婦Pokemon」, 十幾分鐘後還未見老公踪影, 原來還在等check-out, 並跟前面的白人女子在聊, 老娘行近時隱約聽見B在說甚麼: 「My wife …」 『我太太 …』 於是上前拍拍他肩膀半說笑道: 「Talking bad about me?」 『在說我壞話嗎?』 此時白女表情尷尬兼立即收口, 轉身付錢後急急離去, 問B是搞甚麼鬼, 他用口形叫我:「Wait」 行出店外, 老公終於忍不住哈哈笑了出來: 「OMG! That was priceless!!」 『天啊! … 請按此繼續 →


要告我? 放馬過來!

  • By admin
  • October 19, 2017
  • Comments Off on 要告我? 放馬過來!

租霸是房東的惡夢, 所以在放租時, 我會盡量查探申請人的職業、收入和租屋歷史等等, 雖然做足準備功夫, 但偶爾也會遇到難題, 除了上次「由模範租客變成地獄夫婦」的例子, 以下事件也頗為經典。 租客Mr.W一家五口, W先生是律師, W太太則留家照顧三名子女, 其中一位孩子超級頑皮, 從梳化跳到餐桌再跳上厨房的工作台亦絲毫無損, 輕功比Kung Fu Panda更了得, 替W太太辛苦之餘, 也擔心小魔怪對房子的破壞力。 跟他們的租約簽了一年, 可是住了九個月Mr.W便說買到新房子要提早搬, 我於是要找新租客接手。 到交收當日, 業主及租客會一起在現場檢查房子, (稱為Walk Through) Lawyer W要上班沒出席, 由Housewife W做代表, 其實只要是”Normal Wear … 請按此繼續 →


Slider 10-14-2017

不是不愛你

  • By admin
  • October 14, 2017
  • Comments Off on 不是不愛你

一對夫婦, 由相識、相愛至結婚經過不同階段, 最初互相討好覺得很甜蜜, 尋根究底發掘完彼此喜惡後, 出盡渾身解數來取悅對方, 週年紀念、週月紀念、週日紀念通通記得, 又不吝啬讚美, 肯說對不起, 「Honey … sweetheart … babe …」常常掛口邊, 難怪這是最醉人的「蜜運」期。 拍拖久了, 感情成熟, 於是同居/結婚後一同生活, 伴侶間的激情隨年月降温, 醉醒之後, 由甚麼都Yes, Yes, Yes 到:「次次都是聽你的, 可否遷就我一次?」 由一年幾次的:「我買了XXX給你, SURPRISED!」 到你煮好獨光晚餐買好禮物, 另一半郤問你有何喜慶? 由以前頭皮看不見、臭屁聞不到, … 請按此繼續 →


朋友少, 也不錯

  • By admin
  • October 4, 2017
  • Comments Off on 朋友少, 也不錯

近年朋友越來越少, 我一直在反思箇中原因, 過程中發現朋友多寡和年齡有著緊密關係。 年輕時, 身邊塞滿越多朋友越好; 出來社會做事, 人面廣, 機會似乎多一點; 成親後忙於相夫教女, 和朋友見面減少; 離婚後為口奔馳, 更少時間跟友人相聚; 再婚後移居美國, 一切要重新開始。 記得初來步到, 很希望認識同聲同氣的香港人, 曾在這𥚃寫過在德州的朋友只得幾個, 而在這寥寥幾個當中, 有些已沒有再聯絡, 由急於尋覓新朋友, 至現在貴精不貴多, 開竅的其中一個原因, 要多得一位「前女友」, 因為她, 我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甚麼。 這位一起去gym的X小姐是香港移民, 不用相識太久已知道是一個是非之人, 但只要保持距離, 朋友多一個總好過少一個 … … 請按此繼續 →


音樂 & 回憶

  • By admin
  • August 31, 2016
  • Comments Off on 音樂 & 回憶

音樂, 會帶來各種回憶, 首次聽到Kenny G, 是在荃灣大會堂, 不是他在開演奏會, 只是大堂不斷在播他的樂曲而已。 那時我已懷胎九個月, 某天下班後遇上大塞車, 家住青衣的我, 因南北橋交通癱瘓歸不了家, 於是馬上電召以開貨van為生的前夫來接我, 可是他和哥哥在九龍逛街, 哥哥說要多逛一陣, 前夫叫我找間餐廳坐下來等, 大肚婆於是照做, 點了杯熱鮮奶, 拖了一個小時才喝完也未見夫踪,  為免侍應生眼望望, 我決定轉往隔鄰的大會堂等, 打電話再催, 對方終於說:「快來了、快來了…」, 結果我在那裏等了兩個多小時老公才來到, 車廂內還有一大堆在鴨寮街買到的戰利品, 為了shopping可以連老婆都少理, 可想而知我有多失望, 這件事令我耿耿於懷, 每次聽到Kenny G的saxophone, 都會令我想起那一天 … … 請按此繼續 →


好心有好報?

  • By admin
  • August 25, 2016
  • Comments Off on 好心有好報?

翻看舊照片, 這張令我記起一件往事…   香港的讀者們, 若提起被火燒傷的「恆仔」, 你們必定會聯想到八仙嶺大火的倖存者張潤衡 (衡仔), 但這裏所指的是另一位恆仔, 也是曾被烈火煎熬的, 詳情在此。   當年恆仔的悲劇發生在91年6月, 各傳媒大肆報導並募捐, 於90年7月初當媽媽的我感同身受, 雖然月入只得兩仟餘, 也捐了五佰元作善款, 覺得做了件好事, 心安理得就是了。   上圖酣睡的女兒還未滿一歲, 可見當時我們飯前習慣在桌上舖一層膠枱布以便清潔, 幾個月後的某天, 我如常在準備晚飯, 正打算將幾碗熱騰騰的湯放上餐桌, 此時在學行車上的囡囡一手把枱布拉下 – – – 嘩啦嘩啦! 枱上所有東西散落地上,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 如果發生在放上熱湯後, 後果不堪設想 … 請按此繼續 →


一家三口悠閒週末

  • By admin
  • May 22, 2016
  • Comments Off on 一家三口悠閒週末

本週六天氣好, 温度是華氏70-80度(攝氏20-25度), 我們一家三口去了Frisco Rotary Farmers’ Market, 那裏有幾十個帳蓬攤檔, 賣的有農產品、自家製肥皂、糕點曲奇, 還有live music等等, 老公買了pecan pie, coffee cake & soft peanut brittle, 消費是二十美元以下。 由於場地不大, 不消十五分鐘便逛完, 三儍接著步往附近的5th Street Patio Cafe來個美式午餐, 無需趕時間, 兩公婆吃飽再聊它一句鐘, 見不遠便是Frisco Commons Park & … 請按此繼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