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您們

  • By admin
  • March 27, 2018
  • Comments Off on 祝福您們

S先生與Mr.B同是輪椅籃球隊隊員兼多年好友,
我未跟他碰面前郤是先和S太太打交道 …

記得2008年奧運馬術比賽是在沙田舉行的嗎?
S太太代表美國出賽,
參加的是傷健人仕組別,
沒錯,
S先生和S太太均是要靠輪椅代步的。

當年我還在跟Mr.B拍拖,
他剛好正在訪港,
我們一起做東道帶S太太四處遊覽,
由於是三人同行,
沒有時間真正去認識她,
直至搬來德州,
才跟S太太單獨約會過嘗試發展友誼,
可惜幾次過後發覺性格不合便沒有繼續交往,
深交做不成,
只會在大夥兒聚會中碰面。

某日和老公談起S太太,
說到她除了好勝心強,
跟我最不合拍的是家庭觀念,
本人十分重視家庭,
她郤是剛剛相反,
經常把孩子留給S先生照顧便自己出國四處去,
既然對一雙子女如此冷漠,
當初為何要苦苦追求?
B這時才將早年的故事告訴我 …

那時S先生已是三十多歲,
在當美國海軍受傷後殘缺,
因為生性內向並無交到女朋友,
直至被L小姐看上了而展開追求(也即是未來的S太太),
原來當時L小姐正和一位健全人仕蜜運中,
是為了S而和對方分手,
雖然家人極力反對由兩位輪椅人組織家庭,
但L依然一意孤行,
婚後幾年想要小孩,
因身體情況特殊要採用人工受孕,
花了大量金錢終於成功誕下兒子,
S太太想生多一個,
不過醫生認為她不適宜再懷孕,
兩夫婦於是到中國大陸領養了一個小女孩,
這一家四口得來不易,
關係理應格外緊密,
可是S太太大部份時間都不在家,
就算在我面前也表現得對家人愛理不理,
只要當個女強人,
家由丈夫顧便成,
一個願打, 一個願捱,
我們當旁觀者的懂個屁?

大約兩年前,
S先生通知兩老說他要離婚了,
原因是S太太有外遇,
她一直要留在佛州工作的真正理由其實是有了第三者,
事情已無轉機,
子女撫養權歸爸爸所有。

聽到消息我們當然不開心,
老實說也不是太意外,
過去多年S夫婦都是貌合神離,
S先生性格隨和總是被牽著鼻子走,
幸好一對寶貝由爸爸帶大都很疼他,
法庭讓他們留在一起是不無原因的。

將S先生與前妻的事也寫出來,
是因為對整件事的發展會有更全面的看法。

Mr.S恢復單身,
子女又到了外州讀書,
我們間中約他出來解悶,
B問他有否打算再入情場或找個女伴?
S望望兩老忽然彈出一句:「Maybe I should find one in Hong Kong.」
『或者我應該在香港找一個。』

果然不出數月,
Mr.B在「籃球之友」聚會回來向我報告,
說Mr.S認識了一個Hong Kong girlfriend,
老娘立即進入「地頭蟲」模式開始盤問:

Me:「S is 60. How old is she?」
『S是60歲, 她幾歲?』

B:「41.」

Me:「Where does she live?」
『她住那裏?』

B:「Stanley.」
『赤柱』

Me:「People live there aren’t poor.」
『住那裏的人不會窮。』

B:「Not only she lives there, she also works there.」
『她不單只是住那兒, 她還在那兒打工。』

Me:「Huh? What do you mean?」
『吓? 甚麼意思?』

B:「She’s a maid.」
『她是個女傭。』

我還來不及反應, B繼續,

B:「S wants you to facetime with her this weekend.」
『S想你在這個週末跟她facetime。』

於是,
作為朋友, 又是香港土著,
我被邀請到S家和R小姐視像通話,
問S想我跟R說甚麼,
他說隨便聊聊,
或試試她的廣東話,
拿一個「FEEL」就是了。

FEEL?
我的第一個FEEL就是「WTF?!」
Why? 因為我不喜歡女傭打工期間搞on-line dating!
因為我不喜歡我的女傭將我的地址隨便發給老外用來收禮物!
因為我以前的女傭就是on-line dating的受害者!
然而我又豈能用這些主觀FEEL來下判斷?
尤其見到他那一臉癡情又怎忍心掃興?
聊就聊吧!
反正我也好奇想知道R會在那裏和我們facetime。

時候到了,
是香港的星期日上午9時,
德州的星期六晚上8時,
視訊一通, Mr.S笑容燦爛,
活像初戀中的小男生,
至於R小姐則在放狗,
鏡頭前是一片石灘,
讓我長話短說,
她在香港當了9年傭工, 不懂說廣東話,
剛轉來赤柱這份新工不滿一年,
問R的僱主知不知道她有boyfriend?
回答是:「No, they are stupid cows.」
老娘此時腦裏呈現一個牛頭, 牛臉正是本人 … 🐮

這次之後,
Mr.S已經再不需要港婦的幫忙,
因為他已急不及待在認識R的幾個月後飛到香港,
並帶同介指求婚,
對方說”Yes” or “No”?
答案你一定估得到。

這個就是我生Mr.S悶氣的原因,
因為我緊張他,
總覺得他太善良, 怕他被人利用或取便宜,
又覺得若是我的話,
一定要孩子們能接受新女友才會談婚論嫁,
又覺得若是我的話, 便 ….
Wait a minute,
說的不是Mr.S的婚姻大事嗎?
為何總是在我, 我, 我?
反省一下,
是角色人物太有共鳴,
德州, 香港, 女傭, 單親, 輪椅漢及過埠新娘等等等等,
一切都似曾相識,
不自覺間可能把自己也代入了,
回看當日反應之大,
實在有點兒小題大做。

我有問過Mr.B的看法,
他也同意Mr.S是性急了點, (B當年跟我住了半年才求婚啊! 😅)
B作為男人的理性分析下認為,
最壞的情況是Mrs.S拿得身份後離開,
到時Mr.S已享受了幾年歡愉,
只要他不介意投資金錢和感情,
閃婚也是無可厚非,
我則希望Mrs.S能滿足現狀,
和Mr.S共渡餘生。

上次出來飲茶是和S伉儷首次在德州見面,
Mr.S滿面春風又增了磅,
雞腳吃完一碟又一碟,
Mrs.S不但在旁照顧有加,
還很有女當家氣派,
見我喜歡吃「蛋撻」,
叫侍應包了兩盒給我外帶回家,
然後一手把帳單塞給Mr.S:「Honey, take care of it.」
真夠豪氣!

見到S先生開心,
是真心替他高興,
同時亦為自己對菲傭網交的偏見而慚愧,
在此衷心祝福這一對新婚夫婦。


伸延閱讀:
「女傭由好變壞」上篇
「女傭由好變壞」下篇

Categories: 生活在美國, 雜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