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 第四篇 「前夫半夜敲門」

  • By admin
  • May 26, 2015
  • Comments Off on 我的前半生 – 第四篇 「前夫半夜敲門」

續上 …

離婚路難行, 有孩子更甚, 相信每位單親家長都會同意這個說法, 若能領到贍養費, 擔子可能會輕一點, 否則只靠自己去養家活兒實在吃力, 好像我就不但得不到前夫協助, 反而為了他連警察也招惹上門! 事情是這樣的 …

自從離婚後, 法庭判了撫養權給我, 前夫則要每月支付港幣二仟元作女兒的生活費直至她滿十八歲為止, 我亦按律師指示象徵式向對方索取港幣一元的贍養費, 這是當年很普遍的做法, 目的是若果有朝一日他忽然飛黃騰達, 大富大貴, 贍養費的金額便可以隨之而調整 … 個屁! 我沒有太大想頭, 只希望他會依時繳付孩子的生活費便好, 可惜現實郤是強差人意, 除了開初數月有按時收到那二仟元, 慢慢便越拖越遲, 大概半年後更是無影無踪, 還說等他發達再加贍養費? 錢不付、女兒也不來探, 如此不負責任的男人, 跟他分手確是明智決定, 那時香港政府對此類個案似是束手無策, 單親媽媽們就只能靠自己, 我也不例外, 一份工不夠就做兩份, 最高峰期曾經身兼三職, 在這裏也有提過, 還好我們老少三口的生活總算過得去, 「有粥食粥、有飯食飯」就是了。

如是者, 幾年過去, 有一晚約零凌晨四時, 床頭電話響起, 我矇矇鬆鬆拿起聽筒, 對方問:「係咪***?」半夜打來找***? 肯定打錯, 我於是沒好氣答道:「唔係呀, 打錯。」之後便收線, 不夠一分鐘, 又再打來:「你係咪###?」吓, ###是我的全名, 原來剛才聽不清楚, 要找的正是我! 時值半夜, 誰在搞鬼? 我開始緊張起來, 說:「我係, 你邊位?」他的回答真夠嚇人:「我哋係差人, 唔該開門。」我的天!! 發生甚麼事? 為何警察會來叩門? 立即穿好衣服去開門, 眼前所見是兩位陀鎗的便衣探員, 夾在他們中間有一個黑布幪頭、腰纏鐵鏈並戴有手扣的男人, 我滿腦問號說:「呀Sir, 有咩事要搵我?」就在此時那被鎖的人忽然開口:「我係亞X。」X是我前夫, 已經幾年無見, 可算是我債仔的他, 幹嗎在此時此刻找上門? 當然是犯了官非才以這個醜態出現, 但又與我何干? 那兩位警員問可否入屋一看, 我自覺是一等良民便說OK, (其實之後朋友們都說我不應該, 夜媽媽他們又無搜查令…) 可能我當時還未回魂, 聽見是「皇家警察」便一定無問題, 有事他們都會保護我嘛 …

當所有人進了我家, 警員週圍打量一下,  問我離婚後有否和X保持聯絡, 當知道我跟他已很久沒見面, 亦看得出我們仿如陌路人, 也再沒多問便準備離開, 臨走前我好奇地問其中一位差人:「呀sir, 佢犯咗咩事?」呀sir郤神神秘秘地說:「聽日睇報紙吧!」就這樣, 頭尾不夠十五分鐘, 他們便在眼前消失, 我坐在沙發上, 嘗試定神組織一下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幾條大漢在我家對話, 爸爸、女兒都沒有被弄醒, 他們來無影去無蹤似的, 我到底是否在發夢? 怕事如X會做得出甚麼壞事? 難道沒有老婆走去非禮人? 一大堆問題在腦海團團轉, 再也睡不著, 等明天一早買報紙去找線索吧。

前夫被補拿住一份東方日報, 不知從何著手, 以我認識的他, 嫖賭飲吹都不好, 誰會想到只不過事隔數載會有這様的一天? 找呀找, 終於在內頁找到一張相, 相中人和X昨晚的衣著一模一樣, 現在我知道是他, 很容易便認出黑布袋後那雙眼便是曾經和我同床共寢的X, 把那段新聞讀完之後, 我登時雞皮疙瘩起來, 為何從前做事唯唯諾諾的他, 今日竟然會販毒? 為何弄到要作奸犯科, 墮落至此? 雖然彼此緣已盡, 他亦放棄了這個家, 但此刻我確實有點心痛, 如果婚姻沒有失敗, 會否落得如此下場? 唉, 也別想太多了, 一人做事一人當, 「錯要認、打就企定」, 講完。

法官以X所帶毒品的價值來判刑共十三年!! 他被收押在羈留所時, 曾經提出想見女兒一面但被我一口拒絶, 自由身時不來探? 變成階下囚郤想要隔著玻璃同小朋友用電話對話? 電影就看得多了, 現實生活我才不要女兒經歷這個畫面, 沒見幾年, 要在這種情況下再見也實在太自私, 不知道會在孩子腦袋中留下甚麼陰影, 這個險不值得去冒, 所以NO!

其實離婚一事我有對女兒解釋過, 說到母兼父職, 可以做的也只是盡量去滿足她日常需要, 用有限的空閒時間多陪她去吃去玩, 至於失去的父愛就一定不能補償, 縱使前夫未見得是個稱職的爸爸, 也總是有個空缺, 稚子無罪, 因為大人的分歧而連累小朋友要在單親家庭長大, 做家長的實在對他們有虧欠, 所以成家立室之後準備要生孩子也真的要考慮清楚, 父母的行為對子女影響很大, 我亦因為這個原因, 內心很掙扎是否要將前夫的案底向女兒坦白, 結果決定等她年紀大一些, 較能明白事理時才把真相告之, 深怕會打擊到其自信, 或在同學友儕間會感到自卑, 雖然X犯事時已經完全與我們斷絶關係, 被重罰也是咎由自取, 但都是穩陣一點, 遲些才交代吧。

在X被監禁的那段日子, 我一直有個隱憂, 就是擔心他出獄後會走來要求父女相認, 那我要怎辦? 終於在某年某日, 我收到他從獄中寄來的一封信, 裏面寫道 …

「我的前半生」續 …

 

 

 

Categories: 我的前半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