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下半生 – 第八篇【道別後.會再見】

  • By admin
  • March 25, 2016
  • Comments Off on 我的下半生 – 第八篇【道別後.會再見】

續上 …

自從患有末期癌症的婆婆由2013年10月中因突發腦中風入院, 整個家便不再寧靜, 人多主意多, 控制慾較大的某些至親, 你一言我一語, 好像越多介入就越好表現, 我這類小數民族, 不便亦不會加意見, 只默默當一位旁觀者, 唯腦裏始終有個疑問, 就是一日公公還在, 下決定的不應該是他嗎? 為何開不開腦、打不打嗎啡, 全都要像公投一樣, 在場的各位均有權投票? 反觀卧床那位, 在還會行會走、頭腦清醒時立下的所有意願, 現在通通被視如無物, 為何會這樣? 這是何種的愛? 這就叫尊重? 我不明白。

以上的懊惱, 我只會藏於心內而不會形於外, 病人受的苦已夠多, 無需要任何額外的負荷, 其實婆婆入院幾天後已經想回家, 她不想再開刀, 不想再做磁力共振, 甚至有時連止痛藥也不想吃, 因為一注射了嗎啡, 病人大部份時間都只是癡睡, 有如打了「懵仔針」, 瑪利因此寧願忍一下痛, 也希望能盡力保持清醒, 可多見所愛的人, 或費點力來聊幾句, 同樣是八十過外的公公, 除了休息都會留在老伴旁, 爭取每分秒的相聚。

留院由三天變五天, 五天變七天, 不能出院是因為有人還要嘗試為婆婆安排各類檢查, 我知道瑪利心意, 又不想和霸權衝突, 便叫Mr.B跟家人表態, 明知時日無多, 和善的他今次再不忍讓, 立場堅定要帶老媽回家, 那天黃昏婆婆剛睡醒, 我扶她坐起身輕聲說:「Don’t worry mom, we’re taking you home.」還記得她聽後沒說甚麼, 只緩緩望向窗外的晚霞然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那情景到如今仍歷歷在目…

由於瑪利選擇在家善終, 醫院要確定已有專業病床安置好才肯放人, 結果十日後終於可以出院, 今次回家, 各人已作好心理準備, 知道下一步是什麼, 於是每天都有不同親友絡繹到訪, 那廿四小時輪班的看護只會在必要時給予止痛藥, 病人再不用接駁至其他儀器, 減少額外的不適, 她們並會慎重其事的告訴各探訪者, 不要對病人說負面話, 更加不要哭哭啼啼, 好讓婆婆在餘下的日子可以享受一下難得的寧靜, 這叫hospice home care的服務很值得推廣, 如病者有選擇, 誰會想在那充滿藥味、不斷有陌生人出出入入的醫院離世? 能在自己熟悉的環境, 聞慣了的床舖中跟所愛的人道別, 在踏出未知的一步前能有最後的安全感, 對病人及家屬都好。

little blue book

這本叫Gone From My Sight”的藍冊子, 由註冊護士Barbara Karnes將其三十年善終服務的經驗跟讀者分享, 當中記錄有關臨終病人由離世前數月至發生一刻的資料準確性尤其震撼, 不過如她所述, 各種徵兆可能會發生在甲的個案, 郤可能全不會發生在乙身上, 是因人而異, 看完這十四頁的”Little Blue Book”, 我對這方面的了解加深了很多, 亦在婆婆大限前見證Barbara提到的其中幾點。

我每天都和B先生去探媽媽, 沒有太多話, 要說的已在她還清醒時說了, 她亦已跟我說再見, 數數日子, 婆婆已十天沒進食, 近一星期沒喝過水, 醫生說, 沒水沒糧, 一般可以支持七至十日, 自從瑪利回家後一直是處於彌留狀態, 11月2日下午, 她罕有地張開眼睛, B和我跟她打過招呼, 說了些甜話, 她又再昏睡過去, 那天晚上我們臨睡前, 老公很久沒發作的鎖骨舊患突然幾陣刺痛, 劇烈到連每口呼吸都感到痛楚, 從來不迷信的他憂憂的道:「This may be empathy pain for mom, she may be in heaven now …」一覺醒來, 電話中有三條短訊, 在較早的凌晨, 老人家已安然離世。

11月3日早上我們來到公公家, B的妹妹T是唯一留過夜的親人, 她很詳盡的把媽媽臨走前的每個環節向各人報告, 長話短說, 我聽後的感覺是瑪利在最後一刻依然不想傷害人, 因為看護在半夜把T從睡夢中弄醒:「If you would like to be by her side, it’s time.」T立即趕到床邊:「Mom, it’s ok to go if you’re ready … 」耳語持續個多小時後婆婆依然徘徊在同一階段, 妹妹累了決定去睡, 也沒怪資深的護士擺烏龍, 事實上瑪利呼吸之慢, 可以是每分鐘只有一兩口氣, 是很近很近的了, 所以當T第二次被叫醒時也知道是告別時刻, 守在床邊過了另一句鐘後要去厠所, 就在她行開的短短數分鐘, 婆婆走了。

人家說要和垂危病人感情夠深才有緣送別, 我郤認為瑪利不願看見女兒受太大打擊所以才選擇如此退下, 那就是我認識的婆婆, 那就是永遠為他人着想的瑪利。

last goodbye

婆婆的喪禮依其意願一切從簡, 沒有遺體瞻仰, 沒有哭聲震天, 電視播放着她由年青至臨終前的細碎點滴, 最後這照片剛好捕捉到她跟結婚六十多年老伴親咀的一刻,  我沒有當日版本, 自己剪輯了以下這個, 背境音樂同樣是她指定的 〝Someone to watch over me〞, 瑪利喜歡紫色及紅色, 也愛呷杯紅酒, 無論你認識她與否, 看見那張和藹可親的臉也會發出會心微笑。

I love and miss you Marie. I will see you again in heaven. ❤


Someone to watch over me

There’s a saying old, says that love is blind
Still we’re often told, “seek and ye shall find”
So I’m going to seek a certain lad I’ve had in mind

Looking everywhere, haven’t found him yet
He’s the big affair I cannot forget
Only man I ever think of with regret

I’d like to add his initial to my monogram
Tell me, where is the shepherd for this lost lamb?

There’s a somebody I’m longin’ to see
I hope that he, turns out to be
Someone who’ll watch over me

I’m a little lamb who’s lost in the wood
I know I could, always be good
To one who’ll watch over me

Although he may not be the man some
Girls think of as handsome
To my heart he carries the key

Won’t you tell him please to put on some speed
Follow my lead, oh, how I need
Someone to watch over me

Won’t you tell him please to put on some speed
Follow my lead, oh, how I need
Someone to watch over me

Someone to watch over me

 

我的下半生 … 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