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HOUSE 驚魂

  • By admin
  • May 31, 2017
  • Comments Off on OPEN HOUSE 驚魂
要將房子出租,
可聘請地產經紀代辦,
費用通常是一個月租金,
我喜歡親力親為,
好處除了是可以省錢,
在篩選過程中還能見盡人生百態,
壞處則是安全問題,
專業經紀在showings時被劫甚至被殺也偶有所聞,
所以在show屋之前我會做足準備功夫,
加上有Mr.B幫忙,
一直都相安無事,
以為有老公撐腰便無有怕,
誰知唯一一次嚇破膽的經歷就是因為B的大意而引致,
今天還能活生生的跟你講故事已算走運,
以下是案件重演 …

 

當租客對房子有興趣,
會要求實地參觀,
房子可以是仍有人住,
亦可以是吉屋一間,
按個別情況而定,
預約show屋前我已略知參觀者的家庭狀況,
譬如一家幾口、有否寵物、職業及月薪等等,
最重要的是要求對方提供身份證明,
知己知彼便安心得多,
這個就是我不會安排即興Open House的原因,
要將房子開放給陌生人是很危險的做法,
那廣告牌吸引來的沒錯可以是有潛質的租客,
但更有可能招惹到其他心懷不軌的壞人,
老實說,
我去人家「開放屋」都不下十次八次,
目的只是做雞婆而並非有心光顧,
城中有些Open House甚至有飲品小吃作招徠,
閒雜人也更多 …
anyway,
越說越遠, 還是反回正題。

 

這天有兩個showings,
下午二時和四時,
Mr.B因事忙要稍後才來,
於是由我獨自招呼了首個家庭,
老公約在三時抵達還買來一個Open House標示,
我皺眉問:「Why?」
他想也沒想:「We’re here anyway, more traffic is better.」

 

不買也買了, 沒好氣多說便由得他,
豎牌不久, 在屋內透過磨沙玻璃見到門外有人影晃動,
還未到四時, 是誰?
想把B找來郤見他從車房向鄰居家推進,
我有點緊張,
正在猶疑開不開門之際,
門鈴沒響但已經有人扭開門柄,
進來的是一位獨行男仕,
他沒有正視我郤開始四處張望,

 

我先問:「Only you?」
他反應很快:「Yes, my wife is taking the kids to daycare.」
我答:「I see, feel free to look around.」
說完並大叫:「Mr. B! We have a visitor, come meet him!」
此舉只是掩眼法,
讓訪客以為還有男丁在場而不敢亂來,
B究竟去了哪裏?
插完廣告牌又不留守,
獨留幼兒老婆在家實在太不負責任,
再不快點回來我可能會沒命呢!!

 

沒騙你, 我是怕得要死!
如今腦海出現的全是之前看過慘情的新聞,
那有膽量再帶客人逐個房間參觀?
只讓他自己想看便看,
老娘則保持距離監視其一舉一動,
暗地裏盤算萬一被襲擊時要如何反抗 …

 

客人視察完室內環境,
問我可否帶他到後園參觀,
說時伸手入褲袋想要拿甚麼似的 …
就在此時老公終於回歸,
thank goodness!
B望一望我, 用口型問:「Who’s this? What’s it about?」
我怒眼盯着B, 用口型答:「Tell me about it! Clean up your mess!」
由老公接手後,
自以為是福爾摩斯的本姑乘機溜出前門,
將訪客的車牌拍照存案,
回頭再趁他們對話時細心打量該名男仕,
記下他那個位置有癦或痣,
連門牙右邊第二隻是釀金的也有留意到,
臨走前不忘要確認其電話號碼,
看着他車子走遠了才鬆一口氣。

 

老娘慢慢轉過頭來,  (有點像凶兆的情節 …)
還未開口,
B已先發制人:「I know I know, the sign was a bad idea.」
然後匆匆把Open House牌子拆下,
以為毀滅證據後便不用被老婆責駡,
但被嚇得半死之後我又豈會輕易放過他?
「Promise me you won’t ever leave me alone with a stranger … and buy me seafood tonight!」

 

這次難忘經歷算是上了一課,
幸好不用交昂貴學費,
究竟該名男子是真的來看房子抑或另有企圖?
答案只有天曉得,
我之所以疑神疑鬼,
是因為德州這裏人人有槍,
萬一出事非同小可,
港婦是驚得有道理,
經此一役我和Mr.B已有共識,
還是小心為上,
以後別再玩Open Hous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