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回憶

  • By admin
  • August 31, 2016
  • Comments Off on 音樂 & 回憶

音樂, 會帶來各種回憶, 首次聽到Kenny G, 是在荃灣大會堂, 不是他在開演奏會, 只是大堂不斷在播他的樂曲而已。 那時我已懷胎九個月, 某天下班後遇上大塞車, 家住青衣的我, 因南北橋交通癱瘓歸不了家, 於是馬上電召以開貨van為生的前夫來接我, 可是他和哥哥在九龍逛街, 哥哥說要多逛一陣, 前夫叫我找間餐廳坐下來等, 大肚婆於是照做, 點了杯熱鮮奶, 拖了一個小時才喝完也未見夫踪,  為免侍應生眼望望, 我決定轉往隔鄰的大會堂等, 打電話再催, 對方終於說:「快來了、快來了…」, 結果我在那裏等了兩個多小時老公才來到, 車廂內還有一大堆在鴨寮街買到的戰利品, 為了shopping可以連老婆都少理, 可想而知我有多失望, 這件事令我耿耿於懷, 每次聽到Kenny G的saxophone, 都會令我想起那一天 … … 請按此繼續 →


好心有好報?

  • By admin
  • August 25, 2016
  • Comments Off on 好心有好報?

翻看舊照片, 這張令我記起一件往事…   香港的讀者們, 若提起被火燒傷的「恆仔」, 你們必定會聯想到八仙嶺大火的倖存者張潤衡 (衡仔), 但這裏所指的是另一位恆仔, 也是曾被烈火煎熬的, 詳情在此。   當年恆仔的悲劇發生在91年6月, 各傳媒大肆報導並募捐, 於90年7月初當媽媽的我感同身受, 雖然月入只得兩仟餘, 也捐了五佰元作善款, 覺得做了件好事, 心安理得就是了。   上圖酣睡的女兒還未滿一歲, 可見當時我們飯前習慣在桌上舖一層膠枱布以便清潔, 幾個月後的某天, 我如常在準備晚飯, 正打算將幾碗熱騰騰的湯放上餐桌, 此時在學行車上的囡囡一手把枱布拉下 – – – 嘩啦嘩啦! 枱上所有東西散落地上,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 如果發生在放上熱湯後, 後果不堪設想 … 請按此繼續 →


知己阿月

  • By admin
  • August 18, 2016
  • Comments Off on 知己阿月

「人生有個真正朋友, 的確好…極!」用在這篇最適合不過 ~ 我朋友不少, 可是知己只得一個。 年輕時, 友誼通常萌芽於校園, 可惜我並沒有由校友發展成的朋友, 因為中學時期猝然喪母, 隨之而來的反叛行徑把同學嚇怕了。 出來社會打滾, 工作每幾個月換一份, 新朋友名字還未記清楚便要轉識另一批, 更遑論要交心了。 十九歲早婚搬離出生的村落, 幾位青梅竹馬友人各散東西, 後來生活穩定下來, 身邊好友都是在工作上交回來的, 除了阿月。 與阿月的交往始於寮屋區, 當日住毗鄰的她, BB兒子極為趣緻, 因逗他玩多了而熟稔起來, 至一起搬了上樓, 友情隨年月增長, 之後我誕女、離婚、在情路上跌碰, 阿月兩夫婦都一直在我身旁扶持。 朋友, 要有緣才能相識, 友誼若要持久, … 請按此繼續 →